刑事案例2017)辽06刑终72号非法经营案二审刑事判决书

添加时间:2020-01-12 00:51 点击:

  宽甸满族自治县人民法院审理宽甸满族自治县人民检察院指控原审被告人高志刚、李春雨、高志超、高志臣、王礼栋、安德军、国远芳、由东生、管洪涛、周士栋、时丽娜犯非法经营罪一案,于二0一六年十二月二十二日作出(2016)辽0624刑初189号刑事判决。宣判后,原审被告人高志刚、李春雨、高志超、高志臣、安德军不服,提出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经过阅卷,讯问上诉人高志刚、李春雨、高志超、高志臣、安德军,认为事实清楚,决定不开庭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被告人高志刚、李春雨、高志超、王礼栋、高志臣、安德军、国远芳、由东生、管洪涛、周士栋、时丽娜未经国家批准,参考、利用国家3D福利彩票的中奖规则,非法从事福利彩票销售,具体事实如下:

  2015年间,被告人安德军未经国家批准,参考、利用国家3D福利彩票的中奖规则,擅自在宽甸满族自治县非法销售3D福利彩票,其于2015年1月份开始先后向胡某某非法销售黑彩3D福利彩票0.04万元,于2015年4月份开始向安某某非法销售黑彩3D福利彩票4万余元,于2015年7月份开始向高某某非法销售黑彩3D福利彩票2万余元,于2015年9月份开始向许某非法销售黑彩3D福利彩票3万余元、向段某某非法销售黑彩3D福利彩票0.3万余元、向张某非法销售黑彩3D福利彩票4万余元,总计非法经营数额逾13万元。其将所销售的大部分彩票又报至“上庄”被告人高志刚等人处以获取高志刚等人给予的返点。

  2015年7月份开始,被告人国远芳未经国家批准,参考、利用国家3D福利彩票的中奖规则,擅自在宽甸满族自治县非法销售3D福利彩票,至案发前,国远芳先后向安某某非法销售黑彩3D福利彩票0.3万余元,向王某某非法销售黑彩3D福利彩票0.5万余元,向李某销售黑彩3D福利彩票4万余元,向李某某非法销售黑彩3D福利彩票约0.7万元,非法经营数额逾5万元,其将所销售的大部分彩票又报至“上庄”即被告人高志刚等人处以获取返点。同时,国远芳又向被告人高志刚等人购买3D福利彩票约14万元。

  2015年10月14日,被告人国远芳被公安机关抓获,到案后,其如实供述了非法经营的犯罪事实。

  2014年秋,被告人高志刚伙同被告人高志臣、李春雨未经国家批准,参考、利用国家3D福利彩票的中奖规则,擅自在大连地区非法销售3D福利彩票,该三人共同出资,其中高志刚占9成,高志臣、李春雨占1成。在经营一段时间后,高志臣因无钱即退出,由被告人高志超加入。高志刚、高志超、李春雨的出资比例改为高志刚占8成,高志超、李春雨各占1成,由高志刚全面负责指挥非法经营活动,李春雨负责收号、转帐结算,高志超负责收号及通过网站将部分风险高的彩票号至“上庄”即被告人由东生处。至案发前,三名被告人共向刘建彬非法销售彩票逾80万元。

  被告人高志刚在非法经营大连地区3D福利彩票的同时,于2015年7月份开始又向宽甸满族自治县地区非法销售3D福利彩票,并让被告人王礼栋入伙与其各出资50%从事非法经营活动,随后又雇佣被告人高志臣负责收号、记帐。至案发前,高志刚等人向被告人安德军非法销售3D福利彩票逾23万元,向被告人国远芳非法销售3D福利彩票逾19万元。高志刚又将所收取的部分彩票款报至“上庄”即被告人由东生、管洪涛、时丽娜、周士栋处。

  另查明,在此期间,被告人高志刚另向被告人管洪涛非法销售黑彩3D福利彩票0.5万元,向被告人周士栋非法销售黑彩3D福利彩票10万元。

  综上,被告人高志刚非法经营3D福利彩票经营额累计逾130万元;被告人李春雨、高志超非法经营3D福利彩票额累计逾80万元;被告人高志臣、王礼栋非法经营3D福利彩票累计逾42万元。

  2015年10月14日,被告人王礼栋被公安机关抓获,到案后,其如实供述了非法经营3D福利彩票的犯罪事实。

  2015年10月14日,被告人李春雨被公安机关抓获,到案后,其协助公安机关抓获同案犯高志超。

  2015年7月,被告人由东生未经国家批准,参考、利用国家3D福利彩票的中奖规则,在大连市金州区通过为他人提供黑彩网站帐号及直接电线D福利彩票。至案发前,其通过黑彩网站向被告人高志刚等人非法销售3D福利彩票约20万余元,向吴某销售3D福利彩票约10万元,通过电话接号的方式向高志刚销售黑彩约10万元,非法经营3D福利彩票合计约40万元。

  2015年11月4日,被告人由东生被公安机关抓获,到案后,其如实供述了非法经营3D福利彩票的犯罪事实。

  2015年7月,被告人管洪涛未经国家批准,参考、利用国家3D福利彩票的中奖规则在大连市金州区非法经营3D福利彩票,其让被告人周士栋为其收号及记帐并许诺给予好处。至2015年9月,管洪涛、周士栋以从被告人高志刚等人自宽甸地区收取的3D福利彩票号码中“吃号”的方式非法经营黑彩3D福利彩票10万余元。

  2015年11月4日,被告人管洪涛被公安机关抓获,到案后,其如实供述了非法经营3D福利彩票的犯罪事实。

  2015年11月4日,被告人周士栋被公安机关抓获,到案后,其如实供述了非法经营3D福利彩票的犯罪事实。

  2015年7月,被告人时丽娜未经国家批准,参考、利用国家3D福利彩票的中奖规则在大连市金州区非法经营3D福利彩票。至2015年9月,时丽娜以从被告人高志刚等人自宽甸地区收取的黑彩3D号码中“吃号”的方式非法经营3D福利彩票近10万元。

  2015年11月4日,被告人时丽娜被公安机关抓获,到案后,其如实供述了非法经营3D福利彩票的犯罪事实。

  宽甸满族自治县人民法院审理期间依法委托大连市金州新区社区矫正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对被告人王礼栋、由东生、管洪涛、周士栋、时丽娜进行社会调查评估,委托宽甸满族自治县社区矫正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对被告人国远芳进行社会调查评估。经调查评估,社区矫正部门均同意对被告人王礼栋、由东生、国远芳、管洪涛、周士栋、时丽娜、由东生适用非监禁刑。

  宽甸满族自治县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高志刚、李春雨、高志超、高志臣、王礼栋、安德军、国远芳、由东生、管洪涛、周士栋、时丽娜未经国家批准擅自销售彩票,破坏了市场经济秩序,十一人的行为构成非法经营罪,应予惩处。其中被告人高志刚、李春雨、高志超犯罪情节特别严重,被告人高志臣、王礼栋、安德军、国远芳、由东生、管洪涛、周士栋、时丽娜犯罪情节严重。被告人高志刚、李春雨、高志超在部分犯罪中系共同犯罪,被告人高志刚、王礼栋、高志臣在部分犯罪中系共同犯罪,被告人管洪涛、周士栋系共同犯罪,应按各自参与数额及在共同犯罪中所起作用和所处地位予以处罚。被告人李春雨被抓获后协助公安机关抓捕同案犯,属有立功表现,可从轻处罚。被告人高志臣、王礼栋、国远芳、由东生、管洪涛、周士栋、时丽娜到案后均能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均可从轻处罚。量刑时对被告人高志刚、李春雨、高志超、安德军能够当庭认罪、被告人王礼栋、安德军、国远芳、由东生、管洪涛、周士栋、时丽娜能够全额缴纳罚金的情节予以考虑。根据高志刚、李春雨、高志超、高志臣、王礼栋、安德军、国远芳、由东生、管洪涛、周士栋、时丽娜犯罪的事实、性质、情节和对于社会的危害程度,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二十五条(四)项、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六十八条、第七十二条、第七十三条之规定,以非法经营罪判处被告人高志刚有期徒刑六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三十万元;以非法经营罪判处被告人李春雨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十八万元;以非法经营罪判处被告人高志超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九万元;以非法经营罪判处被告人高志臣有期徒刑三年九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以非法经营罪判处被告人王礼栋有期徒刑二年十一个月,缓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已缴纳);以非法经营罪判处被告人安德军有期徒刑一年一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三万元(已缴纳);以非法经营罪判处被告人国远芳拘役四个月,缓刑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已缴纳);以非法经营罪判处被告人由东生有期徒刑二年十个月,缓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九万元(已缴纳);以非法经营罪判处被告人管洪涛有期徒刑八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元(已缴纳);以非法经营罪判处被告人周士栋有期徒刑八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元(已缴纳);以非法经营罪判处被告人时丽娜有期徒刑八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元(已缴纳)。

  上诉人高志刚提出的上诉理由是:1、其检举、揭发王某某私藏,应认定其为立功;2、其自愿交纳全部罚金,原判量刑重,请求改判。

  上诉人李春雨提出的上诉理由是:其没有犯罪前科,认罪、悔罪,社会危害性小,且有立功表现,原判量刑重,请求改判。

  上诉人安德军提出的上诉理由是:1、其没有向安某某非法销售黑彩3D彩票4万元;2、原判量刑重,请求改判。

  宽甸满族自治县人民法院在判决书中列举了认定本案事实的证据,相关证据均已在一、二审开庭审理时当庭出示并经质证。本院经依法全面审查,对一审判决认定的事实及所列证据予以确认。

  针对上诉人高志刚、李春雨、高志超、高志臣、安德军所提上诉理由,根据本案的事实、证据及相关法律规定,本院评判如下:

  关于上诉人高志刚所提其检举、揭发王某某私藏,应认定其为立功的上诉理由,经查,现有证据无法认定其检举线索来源,不能认定其有立功表现。故此上诉理由没有事实及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上诉人安德军所提其没有向安某某非法销售黑彩3D彩票4万元的上诉理由,经查,有证人安某某的证言证实其从2015年4月至案发前共向上诉人安德军报3D黑彩号4.8万元左右的事实,又有证人毕某某的证言和搜查笔录、扣押物品清单等证据在卷佐证此节事实,上诉人安德军对此亦曾供认不讳,上述证据相互印证,足以认定。故此上诉理由没有事实及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上诉人李春雨、高志超、高志臣、安德军所提原判量刑重,请求改判的上诉理由,经查,原判已确认上诉人李春雨、高志超、高志臣、安德军的法定、酌定情节,并根据其具体犯罪事实、性质及对社会的危害程度,对其作出了罪刑相适应的刑罚,原判量刑并无不当。故此上诉理由没有事实及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本院认为,上诉人高志刚、李春雨、高志超、高志臣、安德军和原审被告人王礼栋、国远芳、由东生、管洪涛、周士栋、时丽娜违反国家规定,未经国家批准擅自销售彩票,扰乱市场秩序,其中上诉人高志刚、李春雨、高志超的犯罪情节特别严重,上诉人安德军和原审被告人高志臣、王礼栋、国远芳、由东生、管洪涛、周士栋、时丽娜的犯罪情节严重,其行为均已构成非法经营罪,均应予惩处。上诉人高志刚、李春雨、高志超在部分犯罪中系共同犯罪,上诉人高志刚、高志臣和原审被告人王礼栋在部分犯罪中系共同犯罪,原审被告人管洪涛、周士栋系共同犯罪,应按各自参与犯罪数额及在共同犯罪中所起作用和所处地位予以处罚。上诉人李春雨到案后协助公安机关抓捕同案犯,系立功,可从轻处罚。上诉人高志臣和原审被告人王礼栋、国远芳、由东生、管洪涛、周士栋、时丽娜到案后均能如实供述其罪行,均可从轻处罚。对上诉人高志刚、李春雨、高志超、安德军当庭认罪及上诉人安德军和原审被告人王礼栋、国远芳、由东生、管洪涛、周士栋、时丽娜能够全额缴纳罚金的情节在量刑时予以考虑。原判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审判程序合法;但考虑上诉人高志刚能够主动缴纳全部罚金、当庭认罪的情节,对其量刑可予调整。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二)项,《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二十五条(四)项、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六十八条、第七十二条、第七十三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维持宽甸满族自治县人民法院(2016)辽0624刑初189号刑事判决第一项的定罪部分和第二项、第三项、第四项、第五项、第六项、第七项、第八项、第九项、第十项、第十一项,即被告人高志刚犯非法经营罪;被告人李春雨犯非法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十八万元;被告人高志超犯非法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九万元;被告人高志臣犯非法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九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被告人王礼栋犯非法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十一个月,缓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已缴纳);被告人安德军犯非法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一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三万元(已缴纳);被告人国远芳犯非法经营罪,判处拘役四个月,缓刑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已缴纳);被告人由东生犯非法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十个月,缓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九万元(已缴纳);被告人管洪涛犯非法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八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元(已缴纳);被告人周士栋犯非法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八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元(已缴纳);被告人时丽娜犯非法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八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元(已缴纳)。

  二、撤销宽甸满族自治县人民法院(2016)辽0624刑初189号刑事判决第一项的量刑部分,即判处被告人高志刚有期徒刑六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三十万元。

  三、上诉人高志刚犯非法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三十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5年10月15日起至2021年4月14日止。罚金已缴纳。)

  合肥律师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法律相关知识为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本网站联系,核实后会给予处理,未经允许,任何人不得复制本网内容。了解更多》

   (2019)吉0281刑再1号非法经营罪再审刑事判决书

   (2013)浙台刑二终字第214号非法经营罪二审刑事判决书

   (2018)豫1628刑初437号非法经营一审刑事判决书

   (2015)鄂荆门刑终字第00010号非法经营二审刑事判决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