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事案例】无知少女心中永远的痛

添加时间:2020-01-10 12:22 点击:

  这是一个平常的傍晚,宁夏某女子监狱一间监室里,袁媛和其他女犯一起在听歌:“如果没有遇见你,我将会是在哪里,日子过得怎么样,人生是否要珍惜。也许认识某一人,过着平凡的日子,不知道会不会也有爱情甜如蜜……”这首歌曲引起了袁媛辛酸的回忆。曲罢,袁缓擦掉伤心的泪水,从床下找出一本日记。在这本厚厚的日记本里,写满了她25岁人生的酸甜苦辣,也记载了她在迷茫中走失的青春。

  1986年3月,袁媛出生在西吉县一个偏僻的小山村,父母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因为袁媛上面有两个哥哥,她的出生给这个家庭带来了些许欢乐,自她出生那天起,父母就把她视为掌上明珠。一家人的生活虽然清贫,但和睦幸福。然而,就在袁媛上初一那年,一场突如其来的灾难降临到她家,把原本并不坚实的小屋吹打得七零八落。

  “今天,妈妈做的臊子面特别好吃,可爸爸只吃了一小碗,他说胃口不好。爸爸还说他是不是年纪大了,干活使不上劲,身体乏得很。妈妈担心爸爸有病了,叫他去县医院看病,爸爸说不去。”14岁的袁媛在日记中留下了爸爸生病时的最初记忆,可就在她写下这篇日记的后半年,她的父亲因肝癌病逝了。这一沉重的打击让袁媛本来就体弱多病的母亲病倒了,大哥外出打工,二哥还要上学,身为女孩儿的袁媛,顺理成章承担起了照顾母亲和家务活儿的重担,她也因此辍学。

  家庭的变故和生活的艰辛本该让这个懂事的女孩儿更早成熟起来,然而,困窘的家庭让她变得自卑起来。“二哥每次要学费,妈妈都得上亲戚家去借钱,我看到妈妈偷偷流泪的样子,心里特别难受。”2001年春节,村子里其他人家饭桌上都有肉,可袁媛家的饭桌上只有素菜和馒头。袁媛的姨妈来串门,心疼亲姊妹和两个孩子,给他们送来了一盆油饼和几斤猪肉,这才让他们母子过了个有肉腥味的年。这个心酸而难忘的春节在袁媛心中烙下了深刻的印记,她在日记中这样写道:“家庭的贫寒让我饱尝了同龄人所想象不到的困苦,我发誓以后要成为有钱人!”

  又过了一年,当春风吹开了山坡上的蒲公英的时候,刚满16岁的袁媛跟着同村人踏上了前往广东的列车。在这之前,袁媛也曾在县城打过短工,可挣的钱太少,她要到南方挣大钱。初到广东,对繁华都市的新鲜感和对未来生活的憧憬,很快就被一系列的现实问题击成了碎片。广东的房租贵得吓人,袁媛和同村的几个姐妹同租了一间房,交了房租买了生活必需品,她们就没钱了。由于没有工作经验、学历低,袁媛找工作也不顺利,更让她伤心的是当地人看她们时的鄙视眼神。

  几经周折,袁媛和一个要好的姐妹在一家新开张的饭店里找到一份洗碗工的活儿。不久,饭店前厅的一个服务员辞了职,袁媛想借此机会到前厅当服务员。她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老板,没想到,老板娘头都没抬就给她泼了一瓢冷水:“看你长得那个磕碜样儿,怎么能当服务员?”袁媛伤心地走开了,她的心里萌生出一股无名的愤恨。夜深人静之时,袁媛拿出了心爱的日记本,写下自己内心的一切:“外面的世界很精彩,但是也很无奈。我一个山区的孩子没有多少文化寸步难行,连一个立足之地也很难找到。我受到无数人的冷嘲热讽,那些冷漠的眼神像针一样扎在我的心上,那时候我的心里充满了仇恨……”

  “繁华的都市和闪烁的霓虹灯让我充满了新奇的想象,我多么希望我能像所有的城里孩子一样拥有幸福的生活。我为自己的贫穷和无知感到自卑,我知道我想改变这一切必须付出辛勤的汗水,可是残酷的现实生活逐渐让我明白追求梦想的生活并不是我想象的那么容易……”

  在广东打了三四年工,袁媛与“外面世界”的鸿沟依然横亘在心。她觉得自己就是繁华都市里一粒尘土,渺小得没有人愿意多看一眼。

  或许正是由于缺少归属感,袁媛迷上了上网。这个虚拟的世界仿佛是没有任何身份限制的化装舞会,每个人都可以戴上他想要的面具。虚拟网络里,袁媛不再是被人称呼为“红二团”的山村小姑娘,她是美丽傲人的富家小姐,是知性聪慧的大学生,是讨人爱怜的小萌妹……网络更像是一面“魔镜”,只要进入它的界面,袁媛就可以戴上花冠,穿上水晶鞋,成为美丽自信的公主,让无数倾慕她的男人为她献尽殷勤。袁媛无比享受这样的感觉,可她知道只要离开这面“魔镜”,她就只能是一个无人相识的灰姑娘。

  在经历过若干次失败的网友约会后,袁媛渐渐学会了包装自己,她想尽一切办法让自己变得更漂亮,也学着南方人的腔调说话,面对初识者的提问她也不再像从前那样实话实说。“包装”后的袁媛成功套住过几个男人,她跟着他们吃喝玩乐,尽情享受。可是,袁媛也从这些男人的眼中看到了他们的意图。对男人的“贼心”她感到无比的厌恶,同时这些心怀“贼心”的男人带给她的享受又让她非常满足。这种矛盾的心理丛恿着袁媛继续下一次的“钓鱼”。可是,这样的冒险总有失手的时候。有一次,一个不甘心被袁媛突然甩掉的网友变换了一个网名约她见面。见面后,对方破口大骂,说袁媛约会网友就是为了骗吃骗喝,是个彻底的骗子,说着要强拉她去派出所。幸好,就在这时男子的电话响了,袁媛才得以脱身。

  这次意外让袁媛收敛了许多,偶尔上网也只是聊天或游戏,没再约人见面。可一旦平静下来,袁媛又时不时地感受到空虚无聊,工作总不在状态。有一天,袁媛不小心给客人找错了钱,不但被客人骂了一顿,还被老板狠狠数落一番。“今天又挨骂了,心情糟透了。没想到,晚饭后老乡赵雨顺过来找我,给我买了好多零食。他的关心和安慰让我的心情好了许多。我们聊了有关老家的话题,突然,我想家了……”暂时远离了网络,袁媛又开始拾起日记本记录自己的心情。赵雨顺是宁夏固原市原州区人,是袁媛在一次老乡会上认识的,虽然他也曾追求过袁媛,可袁媛从没把他放在心上。俗话说“危难见真情”,这一次的关照让袁媛看到了赵雨顺的好,于是她放下了身段和赵雨顺正式谈起了恋爱。

  时光飞逝,转眼到了2010年,在家人的催促下,袁媛和赵雨顺一起回到了宁夏,双双面见了双方的父母。虽然双方家长对这桩婚事比较认可,可由于双方家庭经济状况都比较拮据,拿不出来钱置办房子,所以他们的婚事也只好搁置。2011年春节后,二人相约来到石嘴山市惠农区打工赚钱,在老乡的介绍下,他们一同应聘到一家火锅店当服务员。这时候的袁媛早已不是当初走出山村的那个小姑娘了,吃喝用度也比较讲究,二人打工赚来的钱每月都花得精光。赵雨顺虽然只有22岁,却是小学没毕业就出来混的“老江湖”,在火锅店打工期间靠着哥们义气结交了几位“弟兄”,17岁的杨超、21岁的李春平、23岁的马飞龙。几人同为老乡,又都在一起打工,因此关系甚好。

  一日,赵雨顺手头实在缺钱,琢磨半天,心生一计,当他把想法说出来后,袁媛直摇头。“你也别装了,在广东的时候你约网友的那些事,你还以为我不知道?别多说了,你只负责约人,其他的我来做,你怕啥?”赵雨顺的线点,袁媛用手机上网把一名叫王杰的网友约到内蒙古乌海市海勃湾区人民公园见面。当袁媛和王杰刚一见面,赵雨顺和马飞龙就从后边窜了出来:“你敢勾引我老婆,我打死你。”说着,赵雨顺的拳头就打到了王杰的脸上,不由王杰申辩,马飞龙一脚踹了过来。王杰从地上爬起来想要回击时,赵雨顺、马飞龙又是一顿拳打脚踢,被打得无力还手的王杰被抢走了1000元钱和一部手机。

  过了半个月,一切风平浪静,赵雨顺又策划了同样的把戏。没想到,后面的行动并没有弄到多少钱,于是他们又返回了惠农区。为了保险起见,在惠农区策划的几起抢劫,赵雨顺指使袁媛约会内蒙古地区的网友,见面时间都安排在晚上。作案六七起都顺利得逞,赵雨顺的胆子越来越大,更加肆无忌惮地继续作案。8月24日晚7点,袁媛和网友徐志宏在惠农区见面后一同来到黄河公园散步,尾随其后的赵雨顺故伎重演,胁迫徐志宏交出800元现金和一部手机。赵雨顺见徐志宏是个胆小怕事的人,遂挟持他来到安乐桥附近的一家宾馆,向其索要4000元钱。第二天,袁媛用银行卡在银行柜员机上取出了新到账的4000元钱后打电话给赵雨顺。赵雨顺狂妄地大笑着离去,留下了被绑在床上的徐志宏。

  【审判】自以为聪明的赵雨顺没想到,随着部分受害人的报案,警方已经注意到了他们。2011年9月29日,一辆警车停在了赵雨顺和袁媛的出租屋门前。后来,检察机关将他们起诉到了人民法院,请求依法追究他们的刑事责任。经惠农区人民法院审判,赵雨顺和袁媛因抢劫罪,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13年和12年,并处罚金8000元和7000元。杨超、李春平、马飞龙三人参与抢劫,属从犯,分别被判处7年、5年和3年有期徒刑。

  【点评】“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我因一时贪念做了不该做的事情,给他人的身心造成了无法弥补的伤害,我想对我曾经伤害过的人说声对不起。我为此付出了沉重的代价。这是我心中永远的痛,我将永远生活在悔恨当中……”高墙内,袁媛写下了真心的忏悔。色诱网友实施抢劫,袁媛为自己的行为负出了沉重的代价,但作为受害人,也应从案件中吸取教训,付到自省、自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