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代毒品犯罪中主观明知认定的困难

添加时间:2020-01-01 22:46 点击:

  在毒品犯罪链条中,客观证据搜集困难,犯罪过程中的主观状态作为客观行为内在驱动因素,很难被发现,犯罪嫌疑人又常以其不知道接触到第三代毒品为由抗辩,导致对其主观方面的认定存在困难。

  1.行为人对第三代毒品认识不足。第三代毒品较、等常见毒品的外观迷惑性更强,常以人畜无害的“食品”形式潜伏在人们身边,常人甚至相关领域的专业人士在不借助科技的情况下恐难以准确辨认出。行为人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很难明确地认识到其行为对象是第三代毒品,更不会认识到行为对象是具体的哪一种物质,物质具有何种性质。由于对第三代毒品本身的认识不足,行为人很难达到主观确知的认识程度,而且对行为对象的认识错误,阻却犯罪故意的成立,主观明知的认定必然愈发困难。

  2.行为人对行为的违法性认识不足。当前我国对第三代毒品的列管主要存在于行政法领域,相较于刑法的认识程度而言,常人基本不会关注行政法律动态,特别是在一些偏远、经济落后地区,甚至会发生与法脱节的情况。而且在法律列管方面存在明显的滞后性,部分第三代毒品并不在法律管辖范围内。由于对相关法律的不了解和国家列管的滞后性,行为人在进行相关活动的过程中产生的违法性认识错误不具有期待可能性。行为人主观违法性认识不足,对主观明知的违法性层面的证明也提出更高要求。

  3.行为人对行为的社会危害性认识不足。通常观念下,行为人只会站在利己角度考虑行为结果,极少情况下会认识到行为的社会危害性。而且第三代毒品近几年刚刚兴起,其危害性并不广为人知,行为人在进行相关活动的过程中对行为结果估计不足,更不会认识到其行为具有相当的社会危害性。社会危害性认识的缺乏或不足,不能证明行为人具有积极追求或者放任危害结果发生的主观恶性,即不具有主观故意。由此,主观明知的认定陷入僵局。

  认识层面来看,行为人必须对犯罪对象有所认识,否则不构成犯罪。即行为人不知道行为的对象是某种毒品犯罪的对象,则不构成毒品犯罪。在传统毒品犯罪中,通过交易价格、包装、外形等因素并结合行为人智力、阅历以及被抓获时的反应等证据,能够推定出行为人对于所持有或者运输的物质是否是毒品具有盖然性的认识。然而,第三代毒品的出现使传统的推定方式难见成效:行为人利用其外观迷惑性强的特点,辩称持有的只是普通的食品或生活用品,并不知晓其是国家列管的第三代毒品,规避认识可能性,钻法律的空子。由此也无法追究行为人的刑事责任,更无法实现打击毒品犯罪的目的。

  意志层面而言,行为人应当“明知”:对犯罪行为持有故意(包括直接故意与间接故意)的主观态度。对于主观的认定,一般需要侦查、审判机关通过现有搜集到的客观证据来推定。但是客观行为受到实践因素的影响,往往会和主观相分离甚至相背离。同样的行为可能反映出行为人不同的行为时心态,而不同的心态可能直接影响行为的法律效果。第三代毒品的制造比较简单,技术要求水平不高,只要具有大学二年级有机化学基本知识或受过初级药剂师专业培训,即可制造出第三代毒品。而且,制造时间不能确定,可能会出现行为人制造出第三代毒品的时间与国家的列管时间存在时间差,行为人更是可以利用这一点,在被查获时辩称在国家列管之前制造出来,并不知道国家会将其列管,意志层面并不希望或放任危害结果的发生。受到法无溯及既往,保证国民免受不可预测的刑法惩罚的要求,不能认定行为人存在制造的主观故意,也不能据此追究行为人刑事责任。

  一般犯罪活动,都会涉及到个人或者单位的法益受到侵害,都会产生客观证据,具有明确的指向性和确定性,而毒品犯罪一般缺乏现实的危害结果,所以缺乏充分的客观证据证明其主观明知。其次,毒品的形状和物质属性又通常超出一般人的接触范围和认识能力,特别是日趋泛滥的第三代毒品,其外观迷惑性较之前两代毒品更强,一般人更是无法对其准确辨识,一个普通人根本无法区分“小树枝”伪装成的香烟和普通香烟,更无法准确识别两人是在进行毒品交易,还是普通的吸烟行为,进一步加大了证明其主观明知的困难。

  在司法实务中,第三代毒品系列犯罪和传统的毒品犯罪相同,基本都是没有受害人的犯罪,通常情况下难以通过被害人陈述等证据证明其主观明知;同时,这类犯罪隐蔽性极强,仅发生在买方和卖方之间,不会有第三人参与,交易双方越来越狡猾,通过暗语讨论毒品交易,微信视频电话、语音电话进行交流交易、把关键信息发出后又撤回;甚至最近流行“打卡埋雷”式的毒品交易方式,交易双方互不认识、也不知道对方的信息,只是通过移动终端进行告知毒品藏匿地点和毒赃收取。在部分情况下,侦查机关会采取诱惑侦查等特殊侦查手段,但是由于没有统一标准,获取的证据有可能因系非法证据而被排除。侦查机关、检察机关很难找到相关证据,形成完整的证据链。即便犯罪嫌疑人在公安机关作了有罪供述,承认犯罪事实,但是在检察机关、法院进行起诉、审判时,进行翻供、毁供,从而导致犯罪嫌疑人(或被告人)的供述无法有效证明其存在主观上的故意。

  国际上,“暗网”已经成为新的毒品贩运与交易的重要平台,与传统犯罪不同,行为人利用“暗网”在网络空间内隐藏身份,使用虚拟货币,进行跨国、跨地区犯罪活动。他们不需要与犯罪现场亲密接触,甚至从未到过毒品生产国,用最小的努力和风险进行犯罪。第三代毒品也正是利用了毒品市场上已经形成的“暗网”渠道销售到世界各地。美国参议院听证会报告也注意到,“暗网”已经成为第三代毒品进行产供销用一条龙服务的主战场。利用网络组织犯罪身份难以确定,毒赃难被认定,鲜有证据可寻,对于主观明知的认定也尚不明朗,存在诸多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