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事案例评析

添加时间:2020-02-02 11:34 点击:

  叶某驾驶轿车进行非法营运,轿车被交管所查扣,存放于某停车场。叶某伙同他人将车盗走,销赃得款2.5万元。其后,叶某以该车被盗为由,向交管所申请赔偿,获赔11.65万元。案发后,赃车...

  叶某驾驶轿车进行非法营运,轿车被交管所查扣,存放于某停车场。叶某伙同他人将车盗走,销赃得款2.5万元。其后,叶某以该车被盗为由,向交管所申请赔偿,获赔11.65万元。案发后,赃车被追回,经鉴定该车价格为9.2万元。

  第一种意见:盗取所有权属于自己的车辆,并没有侵犯他人的财产所有权,不构成盗窃罪,但其后隐瞒自己已经盗取车辆的事实,骗取赔偿款,其行为构成诈骗罪。

  第二种意见:被公安交通管理部门扣押的车辆,以公共财产论,窃取自有物也构成盗窃罪;其后的骗取行为又单独构成诈骗罪,应予数罪并罚。

  第三种意见:自有物在特定的情况下可以成为盗窃罪的犯罪对象,叶某窃取已经被扣押所有权属于自己的车辆胡进行索赔的行为,实际上是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的盗窃,符合盗窃罪的构成要件,应以盗窃罪一罪论处。

  根据案情和案件处理意见,结合法理和法律规定,对具有刑法分则条文规定的特殊身份之人与不具备特定身份之人勾结,共同犯罪的,行为性质如何定性进行研究,阐明自己的观点,并对本案的裁判和应该如何解决进行分析和论述。展开我来答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展开全部叶某构成盗窃罪,犯罪数额是11.65万元。诈骗罪与盗窃罪的关键区别在于:受骗人是否基于认识错误处分财产。本案中真正受到损害的被害人就是交管所,其赔给叶某的11.65万元钱是损失的数额,虽然叶某“虚构事实、隐瞒真相”,但车管所遭受损失是叶某“盗窃”自己轿车的行为造成的,并不是叶某的欺骗行为造成的,因为对于交管所而言,轿车是真的丢了,不存在认识错误的问题,所以叶某的行为应定为盗窃罪。从本质上讲,本案叶某盗窃的是交管所的“赔偿”款。(可参考司法考试2003年卷二第10题)

  另外,问题中提到“对具有刑法分则条文规定的特殊身份之人与不具备特定身份之人勾结”,但是本案“叶某伙同他人将车盗走”中的“他人”是什么身份,从现有案情介绍中无从得知;其实,无论是盗窃罪还是诈骗罪,都不是特殊主体犯罪,对行为人身份没有要求,不管“他人”是什么身份,都不适用“特殊身份之人与不具备特定身份之人勾结”的规定。

  刘某非法拘禁案1997年5月19日由郑州铁路运输检察院立案侦查。1997年6月28日该院向郑州铁路运输法院提起公诉。起诉书认定犯罪事实如下:

  1997年5月9日16时许,706次旅客列车驶抵木兰火车站,鸭贩张甲、张乙从行李车上卸下鸭崽时,被告人刘某的妻子张丙向其索要鸭崽遭拒绝。 被告人刘某与前来接班的民警小刘(另案处理)当即提出要查票而发生争执,并同张甲、张乙以及接车的农民冯某等人进行撕打。刘某、小刘以袭击警 察、妨碍执行公务为名,用手铐将张乙、冯某铐住,强行推上706次列车行李车箱。列车运行途中,刘某解下冯某的皮带抽打张、冯二人,当列车行至京 九铁路下行线公里处时,内心恐惧的张乙、冯某乘刘某疏于看守之机带铐跳车。张乙当即死亡,冯某造成轻伤。经法医鉴定:张乙系坠车,造成环椎脱位,脊髓离断死亡。

  1997年8月14日,郑州铁路运输法院开庭审理认为,被告人刘某借机非法拘禁他人,造成他人伤、亡,其行为已构成非法拘禁罪。被告人刘某的犯罪行 为及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小刘的行为使被害人遭受经济损失,均应负民事赔偿责任,被害人诉讼请求的合理部分应予支持。为了维护社会治安的合法权益,打击刑事犯罪,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四十条第二款,第三十一条、第六十条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一十九条之规定判决:(一)被告人刘某犯非法拘禁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二)被告人刘某,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小刘均等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赵某等生活补助费、抚养费、赡养费、医疗 费、精神损失费、交通费、丧葬费、死亡赔偿金、未成年子女教育补助费等共计人民币6.37余万元;(三)被告人刘某、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小刘均等赔偿附 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冯某(被害人)医疗费、住院费、护理费、营养费、交通费等共计人民币0.53万元。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四十条第二款,第三十一条、第六十条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一十九条之规定判决:(一)被告人刘某犯非法拘禁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二)被告人刘某,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小刘均等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赵某等生活补助费、抚养费、赡养费、医疗 费、精神损失费、交通费、丧葬费、死亡赔偿金、未成年子女教育补助费等共计人民币6.37余万元;(三)被告人刘某、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小刘均等赔偿附 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冯某(被害人)医疗费、住院费、护理费、营养费、交通费等共计人民币0.53万元。

  一审判决后,被告人刘某对刑事判决不服,刑事附带民事原告人赵某对附带民事部分判决不服,均提出上诉。1997年11月4日,郑州铁路运输中级法院审理认为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定性准确,程序合法。故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第三十一条 单位犯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判处刑罚。本法分则和其他法律另有规定的,依照规定。

  第六十条 没收财产以前犯罪分子所负的正当债务,需要以没收的财产偿还的,经债权人请求,应当偿还。

  第一百四十条 生产者、销售者在产品中掺杂、掺假,以假充真,以次充好或者以不合格产品冒充合格产品,销售金额五万元以上不满二十万元的,处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销售金额百分之五十以上二倍以下罚金;销售金额二十万元以上不满五十万元的,处二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销售金额百分之五十以上二倍以下罚金;销售金额五十万元以上不满二百万元的,处七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销售金额百分之五十以上二倍以下罚金;销售金额二百万元以上的,处十五年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销售金额百分之五十以上二倍以下罚金或者没收财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