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敢用善用又要防止滥用“不起诉权”

添加时间:2020-01-12 19:29 点击:

  法制网苏州(江苏)4月25日电记者蒋安杰今天,由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理论研究所主办,江苏省检察院、苏州市检察院承办的“不起诉权的合理适用”专题研讨会在江苏省苏州市举行。最高人民检察院党组成员、副检察长童建明出席会议并致辞。

  不起诉是法律赋予检察机关的一项重要职能,如何用好不起诉权,是衡量检察机关履行职责是否到位、检察权行使正确与否的重要方面。

  童建明指出,要充分认识不起诉权在检察职能中的地位和作用。不起诉权作为公诉权的组成部分在检察职能中具有重要的地位,在保障无罪的人不受刑事追究、贯彻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节约司法资源等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

  据了解,2018年,全国检察机关对犯罪情节轻微、依法可不判处刑罚的决定不起诉102572人,同比上升25.5%;对不构成犯罪或证据不足的决定不起诉34398人,同比上升14.1%;对涉嫌轻微犯罪并有悔罪表现的未成年人附条件不起诉6959人,同比上升16%。这些数字充分体现了检察机关在贯彻宽严相济刑事政策中宽严有度,依法从宽,当宽则宽,合理适用不起诉权取得的成绩。

  童建明表示,不起诉权是保障无罪的人不受刑事追究的重要制度保障。习总书记指出,“全面推进依法治国,必须坚持公正司法。”实现公正司法最基本的要求之一就是确保无罪的人不受刑事追究,不起诉权恰恰是实现这一要求的重要制度设计。完善不起诉制度是我国刑事检察制度创新发展的重要内容,合理适用不起诉权是推动公诉职能科学理性发展的重要着力点。

  过去,在“重打击、轻保障”错误理念的影响下,检察人员执着于片面追诉,成为打击犯罪的“急先锋”,较少适用不起诉权。

  童建明强调,检察机关应当努力改变检察就是诉、就是追、就是重惩的片面履职形象,要解放思想敢用不起诉权;要会用善用不起诉权;同时要规范不起诉权的行使,警惕不起诉权的滥用和泛化,避免矫枉过正,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

  童建明建议,在三个方面多下功夫:首先,检察机关要基于对立法的原则、精神和刑事政策的理解合理适用不起诉权。社会生活是千变万化的,法律不可能把所有的社会现象、行为活动、现实情形都加以穷尽,墨守成规对案件一诉了之只能使检察机关异化为公诉机器。其次,要加大对不起诉权与不同程序、制度衔接运用上的理论研究和实践探索,加大不起诉权在新程序、新制度中的衔接运用。最后,要进一步厘清法律赋予的五种不起诉权各自的适用范围和条件,根据其各自特点和具体案情,有针对性地用对用好不起诉权,实现不同类型的不起诉权之间的协调运用。

  会上,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陈卫东、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张建伟、北京交通大学法学院教授郭烁、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教授何挺等专家学者和来自全国检察机关的检察理论实证研究联系点的多位代表,共同围绕“用活用好不起诉权”和“防止不起诉权滥用”两大主题进行实证研讨。

  江苏省苏州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徐美健,江苏省检察院巡视员方晓林在会上致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