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法院毒品犯罪十大典型案例

添加时间:2020-01-05 01:26 点击:

  对贩毒团伙的首要分子,罪行极其严重的,依法判处死刑

  2013年9月以来,被告人韦某在明知女友阮某某(已判刑)系未成年人的情况下,先后纠集阮某某及陆某某等人参与贩卖毒品,组建以韦某为首的贩毒团伙,韦某对团伙成员进行分工、指挥并支付报酬。韦某出资,陆某某、阮某某分别出面租赁二处房屋,用于存放和分装毒品的场所。该贩毒团伙购进毒品后,从2013年10月底至同年12月9日,多次在杭州市萧山区、滨江区等地将毒品、甲基苯丙胺()、甲基苯丙胺片剂(俗称“”)贩卖给他人。其间,由韦某与毒品下家谈妥毒品数量、价格、交易地点以及具体交易人员等事宜后,指使手下人员驾车接运毒品、人员进行交易。韦某、陆某某对毒品交易情况每日对账,将毒资存入银行账户。经查证已支付的毒资累计达人民币717300元,另外还贩卖937克、甲基苯丙胺类毒品1010余克。

  法院认为,韦某明知是毒品而予以贩卖,其行为已构成贩卖毒品罪。贩卖毒品数量大,贩卖次数和毒品下家众多,社会危害大,罪行极其严重。韦某掌控毒品来源和销路,对团伙成员进行分工和指挥,掌握全部毒资,并主持利润分配,且教唆未成年人贩卖毒品,又在假释考验期内犯罪,应从重处罚。以贩卖毒品罪,判处韦某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经最高人民法院核准,韦某已被执行死刑。

  当前,毒品犯罪分子从以前独自一人贩毒转变纠集多人各司其责、密切配合。近年来,我省各级法院审判了一批地区性“毒枭”。他们往往纠集、教唆、诱骗了多名同乡、朋友,逐渐发展成为组织严密、分工明确、层次分明的毒品犯罪团伙,专人负责联系上家、商谈交易、接收毒品,专人负责秤量、分装、保管毒品,专人负责联系下家、收款、送货。毒品犯罪呈现“流水线”经营发展的态势,导致这些“毒枭”在很短的时间内就能将数量可观的毒品扩散出去,造成极为严重的社会危害。当前毒品犯罪形势依然严峻,对于这类毒品犯罪团伙,人民法院始终秉持依法严厉打击的刑事政策,该判处死刑的,依法坚决判处死刑。

  2013年10月22日晚,约翰以体内藏匿毒品的方式,从坦桑尼亚乞力马扎罗市经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乘坐航班飞抵杭州萧山机场,通关时海关发现其体内有异物。机场海关缉私部门将其带至医院,于10月23日零时10分至次日12时25分间,从其体内排出物中提取到75颗以塑料纸包装的“胶囊”状物体。经鉴定,上述75颗“胶囊”状物体中的粉末净重1045.94克,均检出成分,含量为59.5%。

  法院认为,被告人约翰的行为已构成走私毒品罪,走私毒品数量大,鉴于其归案后认罪悔罪态度较好等具体情节,判处其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本案系一起外国人采用体内藏匿毒品的方式走私毒品入境案件。我国刑法第六条规定,“凡在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域内犯罪,都应适用中国刑法。犯罪的行为或结果有一项发生在中国领域内的,就认为是在中国领域内犯罪。”本案被告人携带毒品入境我国时被我国海关查获,犯罪行为发生在我国,我国对该案依法享有管辖权,并依照中国法律进行审判。任何外国人实施毒品犯罪,我国司法机关都将依法予以惩处,罪行极其严重的,也会被依法判处死刑。此外,体内藏毒人员还应当认识到,由于胃肠的蠕动和胃酸的腐蚀,一旦外部包装发生破损,毒物被胃肠粘膜吸收后进入血液循环将直接导致中毒死亡。

  在运输毒品途中被抓获,认定贩卖毒品罪证据不足的定运输毒品罪

  被告人陈某,男,1981年9月2日出生,曾因贩卖毒品被判刑,并因吸毒多次被行政处罚。

  2015年10月27日晚,被告人陈某乘坐他人驾驶的商务车从嘉兴市赶到嘉善县。次日凌晨,陈某乘坐该车欲从嘉善县返回嘉兴市途经嘉善县罗星街道城西卡点时,被公安机关查获,并在其随身携带的包内当场查获毒品甲基苯丙胺()7包,共净重40.3克。

  法院认为,被告人陈某违反毒品管理法规,明知甲基苯丙胺是毒品而进行运输,数量共计40.3克,其行为已构成运输毒品罪,且系累犯、毒品再犯,依法予以从重处罚。以运输毒品罪,判处其有期徒刑九年,并处罚金人民币5000元。

  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罪是刑法规定的选择性罪名,法定刑相同。运输毒品本质上是附属于走私、贩卖、制造毒品的一种犯罪,有的在运输途中被查获,但无法收集到行为人走私、贩卖、制造毒品的证据,为了打击毒品犯罪,即可以定运输毒品罪,体现了国家对毒品犯罪的严惩方针。另外,以往对于吸毒人员在运输毒品途中被查获,数量较大(10克以上),虽怀疑其贩毒,但又缺乏证据证实其所运输的毒品是用于贩卖时,对吸毒人员一般以非法持有毒品罪定罪量刑。由于非法持有毒品罪的法定刑明显低于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罪的法定刑,导致对有些毒品犯罪无法从严惩处。2015年5月,最高人民法院发布《全国法院毒品犯罪审判工作座谈会纪要》,明确规定吸毒者在运输毒品过程中被查获,没有证据证明其是为了实施贩卖毒品等其他犯罪,毒品数量达到较大以上的,以运输毒品罪定罪量刑,为有效打击毒品犯罪提供了有力的法律武器。本案被告人系吸毒人员,侦查机关没有查获其贩卖毒品的事实,但其从嘉善县返回嘉兴市途中被查到数量较大的毒品,故以运输毒品罪定罪处罚。

  2015年4月至6月间,被告人谢某通过自建的网络聊天室以及QQ聊天软件,分别与李某某、王某、陈某取得联系,约定向三人以每克100元、85元的价格贩卖甲基苯丙胺,并约定毒品数量、支付毒资和毒品交付方法;后谢某又通过互联网与上家黄某某取得联系,约定以每克80元至70元的价格购入甲基苯丙胺,并让黄某某直接将毒品通过快递方式分别邮寄给李某某、王某、陈某,共计贩卖甲基苯丙胺226.3克。此外,谢某还向他人贩卖甲基苯丙胺15克。

  法院认为,被告人谢某违反国家毒品管理制度,明知甲基苯丙胺是毒品仍多次贩卖,数量大,其行为已构成贩卖毒品罪。以贩卖毒品罪,判处谢某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五年,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十万元。

  当前,随着公安司法机关对毒品犯罪打击力度的不断加强,毒品犯罪分子的反侦查意识也持续增强,毒品犯罪手段逐渐变得隐蔽。这主要体现在三个“转变”上:就贩毒人员向上家购买毒品而言,从原来的双方见面,钱货两清,转变为毒品上家通过货运,快递等将毒品运至我省,或者是贩毒人员开车前往广东、四川等地亲自购毒,或者许诺一定报酬,雇人长途运输毒品;就贩毒人员联系售毒的方式而言,从原来的打电话、短信交流来销售毒品,转变为使用非实名手机卡,利用微信、QQ等聊天工具进行售毒;就贩毒人员与下家、吸毒人员交易毒品的方式而言,从原来的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转变为毒资的银行转账、支付宝交易,贩毒人员再将毒品分包抛到特定地点,实现钱货分离交易,即所谓的“打卡抛货”“埋地雷”。上述三个“转变”,给公安司法机关的毒品缉查、审判工作带来一定的挑战。本案就是一起典型的利用互联网、物流网、银行卡支付等手段,不直接面对面进行交易的案件。对这类犯罪手段翻新的毒品案件,人民法院始终保持依法惩处的原则,该重判的坚决重判。

  被告人鲍某,男,1987年12月出生,曾因吸毒被多次行政拘留、强制戒毒。

  2016年2、3月间,被告人鲍某驾驶小型轿车先后分别载龚某、陆某、谢某三位吸毒人员至嘉善县,在其轿车内容留吸毒人员他们以烫吸的方式吸食毒品甲基苯丙胺各1次。

  法院认为,被告人鲍某多次为他人吸食毒品提供场所,其行为已构成容留他人吸毒罪,判处有期徒刑七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3000元。

  容留他人吸毒罪,是指为他人吸食、注射毒品提供场所的行为。这里的“场所”,不仅包括自有住房、出租房、办公室等,还包括行为人在宾馆、酒店、浴场等公共场所开的房间,甚至在自己车内容留他人吸毒也可以构成。有相当一部分人法制观念淡薄,认为自己吸毒不构成犯罪,进而以为提供场所与他人一起吸毒也不构成犯罪。容留他人在自己车辆内吸食毒品是近年来发现的一种形式,一些吸毒人员存有侥幸心理,认为在私人所有的车辆内吸毒,不易被发现。本案即是如此,最终被以容留他人吸毒罪判刑。通过此案,可以让民众了解容留他人吸毒的社会危害及法律后果,也告诫他们尽量不要去沾惹毒品,更不能为吸毒人员吸毒提供场所。

  2016年2月,被告人徐某明知种植罂粟系违法的情况下,为了治疗伤口溃烂,仍将罂粟种子撒种在其家的菜地内。2016年5月4日被公安机关查获,经清点和鉴定,徐某非法种植的为罂粟原植物,共542株。

  法院认为,被告人徐某明知其种植的是罂粟,仍非法种植542株,其行为已构成非法种植毒品原植物罪。徐某归案后能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依法可以从轻处罚。综合本案被告人的犯罪事实、性质、情节及社会危害程度,判处拘役四个月,缓刑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千元。

  从犯罪类型特点看,我省涉毒品类犯罪主要集中在贩卖、运输毒品罪、容留他人吸毒罪、非法持有毒品罪三类,但每年都有一定数量的非法种植毒品原植物案件,均为农民种植罂粟,五年间我省法院共审结此类案件94件。综合近年的案件来看,普通民众种植罂粟用以制毒的情况比较少见,大多是由于罂粟开花好看、罂粟壳炖肉入味或是可以缓解病痛等原因,抱着侥幸心理,种植罂粟作为观赏或私自药用。这种私自种植的行为,如果达到了一定数量,或者种植者经公安机关处理后又种植的,或者公安机关发现后要求铲除而抗拒铲除的,这些行为均构成非法种植毒品原植物罪。此案警示民众,不能为了观赏或药用而私自种植毒品原植物。

  被告人胡某,女,汉族,1995年9月出生,小学文化,无业。因吸毒2次被行政拘留。

  2017年11月、12月,被告人胡某在其租房内,5次容留邱某某及未成年人高某某(2000年3月出生)吸食甲基苯丙胺()。

  法院认为,被告人胡某多次容留他人吸毒,其行为已构成容留他人吸毒罪,且其容留未成年人吸毒,应酌情从重处罚。2018年4月13日作出判决,被告人胡某犯容留他人吸毒罪,判处有期徒刑八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千元。

  甲基苯丙胺()属于兴奋剂,作用于大脑中枢神经系统,迅速刺激中枢神经系统使之兴奋。自1991年在我国大陆首次发现以来,逐步成为我国目前吸毒人群里最常用的毒品之一。与具有镇静、麻醉的作用不同,的兴奋作用导致吸食的人群喜欢聚众吸毒。容留他人吸毒是这类毒品末端犯罪的常见形式,2017年占全省全部毒品犯罪的42%,这同时也加剧了毒品的扩散。从严惩处容留他人吸毒是人民法院禁毒工作的职责所在。从吸毒人员的历史看,绝大多数从青少年就开始吸食毒品。青少年因为涉世未深,好奇心重,在他人的引诱、教唆、欺骗甚至强迫下走上吸毒之路。保护青少年不受毒品沾染是禁毒工作的重心之一,对于引诱、教唆、欺骗、强迫未成年人吸毒的,一律从重处罚。最高法院司法解释规定,容留未成年人吸食、注射毒品的,不论次数和人数,即构成容留他人吸毒罪,体现了对未成年人的特殊保护。本案被告人胡某不到20岁就开始吸食毒品,明知毒品危害,仍多次容留未成年人吸食毒品,被判处有期徒刑八个月,体现了对容留未成年人吸毒犯罪的从严惩处的政策。

  被告人徐某,男,1967年9月出生。曾因犯合同诈骗罪于2003年6月3日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罚金10万元,2009年7月3日因病被决定暂予监外执行,2015年8月26日刑罚执行完毕。

  2016年年底,被告人徐某在自己山上的田地里种植罂粟,供自己食用。2017年4月8日,民警在上述地点发现该批罂粟种植物,于是对正在附近务农的徐某进行排查性询问,后徐某主动交代其种植该批罂粟的事实。经依法铲除清点,该批罂粟共计2243株。

  法院认为,被告人徐某非法种植毒品原植物罂粟,数量较大,其行为已构成非法种植毒品原植物罪。徐某系累犯,应当从重处罚。徐某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并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系自首,可予从轻处罚。于2017年7月18日作出判处,被告人徐某犯非法种植毒品原植物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8000元。

  经过多年的禁毒宣传,我省非法种植毒品原植物的案件大幅度减少,但是仍有个别人抱着侥幸心理,有些是听说罂粟能治病,有些是为了自己食用,有些是为了欣赏罂粟美丽鲜艳的花朵而非法种植罂粟,无论动机是什么,均是违法犯罪行为。我国刑法严禁任何人非法种植毒品原植物,刑法第351条规定,非法种植罂粟、等毒品原植物的,一律强制铲除。其中非法种植罂粟500株以上不到3000株或者200平米以上不满1200平米、尚未出苗的,即构成非法种植毒品原植物罪,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罚金。本案被告人徐某在自家山上非法种植罂粟2243株,虽然其自称是为了食用,但已经触犯刑律,构成犯罪,法院鉴于其有自首情节,从轻处罚,判处有期徒刑二年。

  被告人谢某,男,汉族,1969年11月出生。2010年8月至2017年2月,因吸毒5次被强制戒毒、10余次被行政拘留;2016年5月因犯贩卖毒品罪被判处有期徒刑9年6个月,因其体内有异物被监外执行。

  2017年农历正月以来,被告人谢某每次前往治疗点美沙酮服药点服用戒毒替代物美沙酮时,将部分美沙酮含在嘴里带出服药点后再吐出储存起来。后谢某将储存的美沙酮存放在他人家中的冰箱内保存。同年5月9日,公安民警在上述冰箱内查获两瓶矿泉水瓶装的美沙酮,重505.2克。

  2017年5月11日15时许,谢某在自己家中院子里,分别将价值约人民币100元的贩卖给谢某雨和谢某毫。

  法院认为,被告人谢某违反国家对毒品的管理规定,贩卖少量毒品,又非法持有美沙酮,数量较大,其行为已分别构成贩卖毒品罪和非法持有毒品罪。谢某曾因犯贩卖毒品罪被判处刑罚,在刑罚执行完毕前又犯贩卖毒品罪和非法持有毒品罪,系毒品再犯,予以从重处罚,并与前罪实行数罪并罚,于2017年11月29日作出判决,以贩卖毒品罪,判处被告人谢某有期徒刑一年二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5000元;以非法持有毒品罪,判处其有期徒刑八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2000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一年四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7000元。与原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九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40000元的余刑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年八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47000元。

  近年来,为减轻吸毒者对的依赖,控制艾滋病在吸毒者之间的传播,并减少与毒品有关的违法犯罪,我国在吸毒人群中开展美沙酮维持治疗工作。美沙酮是一种人工合成的、被国家严格管制的品,是刑法意义上的毒品,具有和吗啡类似的作用,但是却不那么容易成瘾,因此可以将美沙酮作为吗啡成瘾者的替代治疗药物,服用美沙酮口服液可以有效地控制、鸦片毒瘾达24小时或者36小时。通俗地说就是用一种毒品合法地去替代另一种毒品。美沙酮维持治疗是指通过较长时间或者长期服用美沙酮口服液来治疗吸毒者的成瘾,同时配合心理治疗、行为干预等综合措施,以最终达到减少毒品危害和需求的目的。

  美沙酮在医学上是一种戒毒维持治疗的替代药物,但是在法律上属于毒品。根据我国刑法和司法解释的规定,非法持有美沙酮200克以上或者贩卖美沙酮的,即构成非法持有毒品罪或者贩卖毒品罪,故美沙酮只能在医院的美沙酮维持治疗点当场服用,不得将美沙酮私自携带出去。谢某在维持治疗点吞服美沙酮时,将部分美沙酮含在嘴里,离开治疗点后吐到容器里携带回家。谢某自称是为了毒瘾发作时服用,但是国家对品和精神药品实行严格管控的政策,只要违反国家规定,不管出于什么目的,任何人都不得持有、使用、运输、储存毒品,谢某私自将美沙酮携带并储存的行为已经触犯我国刑法第348条的规定,其行为已构成非法持有毒品罪。同时,对于刑满释放后短期内又实施贩毒犯罪,或者暂予监外执行期间有实施毒品犯罪的再犯,应当从严从重惩处。本案被告人谢某具有长期吸食,10余次因吸毒被行政拘留,5次被强制隔离戒毒,且因贩毒被判刑等从重处罚情节,法院决定执行其有期徒刑十年八个月,较好地体现了对这类犯罪从严惩处的刑事政策。

  2015年3月至6月间,被告人母某先后单独贩卖毒品或者伙同梁某、张某(均系同案被告人,已判刑)将从广东省购买的毒品运至浙江省慈溪市进行贩卖。其中,母某共同贩卖、运输甲基苯丙胺()9225.1克,单独贩卖甲基苯丙胺片剂()19.5克。

  法院认为,被告人母某伙同他人贩卖、运输甲基苯丙胺,或者单独贩卖甲基苯丙胺片剂的行为已构成贩卖、运输毒品罪。母某贩卖、运输毒品数量巨大,社会危害性极大,罪行极其严重。母某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系主犯,应按照其参与的全部犯罪处罚。2017年1月17日法院作出判决,被告人母某犯贩卖、运输毒品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最高人民法院于2017年11月23日依法核准母某的死刑判决。母某已被依法执行死刑。

  党的十九大报告明确提出“加快社会治安防控体系建设,依法打击和惩治黄赌毒黑拐骗等违法犯罪活动”,从宏观层面为新时代禁毒工作发展提供了行动指南。对毒品犯罪,人民法院始终贯彻依法从严惩处的审判指导思想。充分发挥审判职能,依法运用刑罚惩治毒品犯罪,是治理毒品问题的重要手段,也是人民法院参与禁毒斗争的主要方式。面对严峻的毒品犯罪形势,全省法院始终坚持依法从严惩处毒品犯罪的指导思想。对于走私、制造毒品和大宗贩卖毒品等源头性犯罪,该判处重刑和死刑的坚决依法判处。本案被告人母某单独或者伙同他人从广东购买毒品后运输至浙江贩卖,甲基苯丙胺数量达9.2余公斤,毒品数量巨大,属于大宗贩卖毒品,被依法判处死刑,较好地体现了从严惩处毒品犯罪的指导思想。

  本网荣获浙江省文化传播创新十佳网站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浙新办(2010)3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