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任因贪污被判死缓 官员诵念佛经、枕压护身符

添加时间:2019-12-29 11:42 点击:

  2019年8月19日,北京市城市河湖管理处主任、党委副书记李运来被北京市水务局党组开除党籍,2019年9月9日被北京市水务局开除公职。

  经查,李运来利用职务之便,收受他人现金、银行卡、房产等计220余万元,涉嫌受贿罪;将100万元公款占为己有,涉嫌贪污罪;其家庭财产中900余万元不能说明来源,涉嫌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此外,李运来还严重违反党的政治纪律、组织纪律、廉洁纪律、工作纪律,严重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

  2011年7月27日,人民网刊发报道《水道闸口违章建筑出租办私人会所 管理处:那是食堂》,引发舆论关注。

  永定河引水渠是北京的水源河道之一,上游的官厅水库是北京的饮用水源,河湖管理范围内,禁止任何人建设任何与水工程无关的建筑物,但当时,双槐树闸口附近建起3家私人会所营业,装修华丽,污水直接向河道排放。根据记者调查,其中一家会所名为泽林会所,由北京瑞君阁商务服务有限公司与北京泽林商务服务有限公司合办。北京市城市河湖管理处却坚称,其为职工内部食堂,并称单位也讲究形象。

  经后续会所老板证实,该处是私人会所、并非单位食堂。该会所的特色服务主要是美食和中医按摩,专门从广州聘请了名厨和中医按摩大师,一桌饭最低标准为12000元(酒水另算)。该处房产是瑞君阁公司与河湖管理处置换的房子。

  被媒体曝光后,闸口的违建没有停止,而是加快建设,数日后记者回原地探访,发现闸口东北角一栋三层高红砖楼已经封顶。

  2010年6月,北京瑞君阁商务服务有限公司与北京市河湖管理处签订房屋置换协议,约定瑞君阁公司将其一处900平米的房屋提供给河湖处作职工食堂使用,并以此置换河湖处位于海淀区双槐树电站院内的一处2300平米的管理用房和1万余平米空地。

  2010年7月,瑞君阁公司在未取得建设手续的情况下,新建改造了12栋违章建筑,总面积达6000余平米,造成了恶劣的社会影响。2011年,北京市规委和海淀区政府向河湖处下达了《责令停止建设通知书》和《强制拆除决定书》。

  2011年11月,李运来调任河湖处主任。瑞君阁公司法定代表人李某君,为谋求李运来“帮忙”保全这些违建,于2012年10月向李运来赠送了位于河北省怀来县的一套别墅,价值173万元,登记在了李运来儿子的名下。

  李运来明知瑞君阁公司及李某君有请托事项的情况下,依然接受了这套房产,并为儿子办理了房产证。

  收受了李某君的房子,李运来开始帮着谋划对策。李运来打着河湖四所、防汛仓库搬迁等理由,研究确定了“拆五留七”整改工作方案并报上级机关,上级机关批准了“拆五留七”方案,最终拆除了1000多平米,保留了5000多平米。有了李运来这把大“保护伞”,瑞君阁公司有恃无恐,在未拆除的房屋上,又大肆加盖违建,并在装修后出租给他人用于盈利,从中获取巨额经济利益。

  李运来,男,1966年4月生,教授级高级工程师,工学学士。1988年7月参加工作,1992年5月加入中国。历任北京市官厅水库管理处副主任、主任,北京市城市河湖管理处党委书记,北京市东水西调管理处主任,北京市城市河湖管理处主任、党委副书记。

  李运来毕业于武汉水利电力学院河流力学和治河工程专业,因成绩优异,被分配到北京市官厅水库管理处水文科工作。

  “这里地处偏僻,交通不便,条件艰苦,对我这个在城市生活长大的孩子来说反差挺大。三月的河水冰冷刺骨,我毫不犹豫地下河测量地形,结合所学,不断改进测量方法和计算方法,受到领导和同志们的赞许。”初入社会,李运来吃苦耐劳、勤于钻研,很快得到了组织的肯定和同事们的认可。在参加工作的第6个年头,李云来被任命为北京市官厅水库管理处副主任。2003年,李运来被提拔为北京市官厅水库管理处主任,成为了一名年轻的正处级领导干部,那一年李云来37岁。

  工作第二年,李运来即被提拔为水文科科长助理,并被选派参加官厅水库的物理模型试验。试验结束后,项目组发给李运来3000元劳务费。这笔劳务费相当于李运来四年工资的总和,但他毫不犹豫地把3000元上交给了单位。“当时没多想,就是觉得国家已经给我发了工资,我不能再拿额外的劳务费。”

  当上“一把手”,诱惑随之增多。2003年,京包铁路跨官厅水库新建桥梁项目上马。李运来带领管理处相关部门工作人员梳理水库资料、提供地形数据,协助建设公司顺利完成了新桥建设。项目经理为了表示感谢,送给李运来一万元“辛苦费”。李云来拒绝了。

  时隔不久,项目经理再次把钱送上门,伴随着“声声入耳”的感激和致谢,李运来也觉得因为自己给予了一定的帮助才能使项目圆满完成,收点“辛苦费”也没人知道。这样一想,李运来便“顺水推舟”笑纳了“一万元”。

  从一万元到十万元,甚至上百万元的巨额贿赂,李运来胃口越来越大。在后来的工作中,他凡事都拿利益来衡量,有时不收钱不办事,收了钱乱办事。

  2004年至2007年,经李运来运作,个体老板崔某忠在官厅水库管理处的黑土洼湿地建设工程中相继承包了砂石料供应、土建及道路施工等多项工程,期间,李运来收受崔某忠贿赂10万元现金。

  2010年4月,李运来任东水西调管理处主任期间,在奥园高尔夫球场违规租赁东水西调管理处房子过程中提供帮助,收受高尔夫球场鲍姓经理现金购物卡10张,计99900元。

  2013年5月,四川资中孙鲶鱼饭店老板孙某书为感谢李运来在租赁河湖管理处门面房一事中提供帮助,向李运来行贿存有30万元人民币的银行卡一张。租赁5年后因政策原因不能再出租,李运来担心“东窗事发”,于2018年9月,通过网银给孙某书儿子的银行账号转回了30万元。

  “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拜金主义、享乐主义等各种不良风气在社会上蔓延开来,本来很正常的工作关系、办事流程、工作报告等开始‘变了味’,不请客送礼,事情就不好办,这对我思想产生了极大的震动,特别是对我的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带来了很大的影响,私欲和贪念开始萌动,主动置身于请客、送礼、收礼的歪风邪气中。”李运来在分析思想根源时说。

  习惯成自然。李运来总觉得“帮忙”了就应该有回报,除了银行卡,现金以外,他还收了很多购物卡。

  为了将购物卡变现,李运来在双安商场附近找到一位回收购物卡的谭老板。经查:2012年11月至2015年8月,谭老板先后向李运来的妻子、儿子及重要关系人的银行账户转入购物卡变现金额,共计206.3465万元。

  讽刺的是,李运来的前任、北京市河湖管理处原主任李柱在任职期间,利用外包河湖工程向建设单位索贿,并以虚报工程、私设账户等手段贪污公款,涉案金额巨大,终审被市高院判处死缓。

  2012年5月,李运来妻子因病离世,在整理妻子的遗物时,他从家里柜子里、抽屉里、床铺下整理出400多万元现金。李运来心里清楚,这些钱都是别人求他办事时送的,他交由妻子保管。面对一捆捆、一堆堆钞票,李运来在占有欲的驱使下根本“刹不住车”,他彻底挣脱了纪律“防线”,先后三次将现金装到双肩背包里,分别将钱存入了自己和孩子的银行账户。

  经查,李运来及其妻子、儿子、重要关系人银行账户,从2003年起频繁存入大量资金,共计1578万余元。扣除夫妻二人合法收入和已交代的贪污受贿金额,还有900多万元不能说明其来源,涉嫌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

  案发后,海淀区纪委监委办案人员在搜查李运来办公室时发现,他的办公室门框上贴着红色纸条、枕头下压着“护身符”、记事本上写着“般若波罗蜜心经”,座椅后放着“靠山石”……这一系列情景,与党员干部的政治信仰格格不入。

  2012年7月,李运来独自前往湖北襄阳某寺庙,为病故妻子“办法事”超度亡灵,并在此拜师皈依佛门。此后,李运来经常念佛诵经,企图“念”出好运气、“卜”个好前程。

  “我拜佛祈福不过是寻求一丝心理安慰,祈求菩萨护佑我所犯的事不被发现、不被查,希望仕途一帆风顺,但最终还是逃脱不了法律的制裁。”李运来交代。

  2014年领导干部个人事项报告中,李运来瞒报夫妻名下股票金额966万元;2015年,隐瞒股票金额1253万元。2014、2015、2016年领导干部个人事项报告中,均未上报夫妻及儿子名下共计四套房产情况,严重违反了党的组织纪律。此前,李运来因办公面积超标,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受到了党内警告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