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事和解新规:富人可交罚款穷人只能坐牢?

添加时间:2020-02-23 08:07 点击:

  25日,在郑州举办的2012年全国刑法学术年会上,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张军说,要积极实践刑事和解制度,并作为特别程序规定在法律里。据悉,明年1月出台的新《刑事诉讼法》将对“刑事和解程序”作出专章规定。(9月26日《河南商报》)

  刑事和解的“另一只靴子”即将落地,相关规章“付梓”推行后必将对现有的司法实践产生全局性的影响。因之关乎到每位公民的切身权益,新举分娩前夕的这段时间,坊间民意中的疑惑或焦虑都应得到正视,以期在程序设计上最大程度规避各种可能出现的“漏洞”。

  从一些地方的“试水”来看,大多采取了对“和解”全程录音录像及网上办案等“透明化”的办事路径,但即便如此,刚性制度鞭长莫及的“人情关系”等“暗箱因素”对机制的可能扭曲,却异常令人担忧。

  例如,刑事和解的一个基本原则是“双方当事人自愿”,如一方受到胁迫,“和解”就应无效。关键是,如何评判双方完全是出于自愿达成了“和解”,及受到胁迫的边界和标准是什么。除了明显的“暴力恐吓”,如被告一方在权势上过于强大,而对受害人构成隐性的“心理压迫”,这样的因身份地位“不对等”所带来的“势力”差异,在评估“和解”的效力时,是否也应加以考量?

  更为重要的是,除却“真诚悔罪”这一主观表现,达成“刑事和解”的一个重要条件是,被告能积极赔偿。尽管刑罚的主旨仍在于通过惩戒,来完成对遭受侵害的受害人的权利救济,足够多的赔偿亦不失为“救济”的一种途径。然在“刑事和解”的制度语境下,这种“赔偿”却有与“接受刑罚”形成“兑换”关系的嫌疑。

  也就是说,经济强势的人因能及时支付高额赔偿而可能被“免予起诉”,而无力赔偿的经济平庸者,则需坐监服刑以偿其罪。一方面,这种“穷人富人同罪不同罚”的图景,传递出“花钱买刑”的司法印象,消解其公信力;另一方面,施加“轻微犯罪”后强势者可以“二选一”,普通人只能“认罪伏法”,也形成了机会上的不均等。

  以适用刑事和解的普通交通肇事罪而论,赔足够多钱免刑的逻辑下,生命安全本应得到优先保护的行人在可能经济上更为强势的机动车驾驶者面前,便因后者在肇事上享有更多“进退空间”,而间接陷入更危险的处境下。将生命化约为可量化的金钱价值,实际上也有辱生命尊严。

  “刑事和解”客观上存在的经济实力强者掌握主动乃至垄断权的弊端,应在相关程序设计中得到平抑和矫正,将其严格限定在有限的框架之内,以维护法之公正和威严。刑事和解,不能被“金钱万能”所绑架,物质赔偿与应受刑罚是否能直接地互为替代的“兑换”,是颇值得商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