剖析毒品犯罪案例中的无罪辩点(法律适用下篇)

添加时间:2020-02-11 20:27 点击:

  我们是专业的毒品犯罪辩护团队,我们在此前已经分享了一系列的毒辩常识、实务文章以及实战文书,今天我们持续更新《剖析毒品犯罪案例中的无罪辩点》之法律适用篇的相关内容,具体如下:

  实证案例,法院观点:经查,我国法律规定,购买或销售毒品的行为依法均构成贩卖毒品罪,上诉人赵阳被查获的毒品虽未卖出,但其以出卖为目的买入毒品的行为已经构成贩卖毒品罪的既遂,故其被查获的毒品数额不能认定为犯罪预备。来源:(2014)苏刑一终字第0036号。

  实证案例一,法院观点:被告人熊杰是一名吸毒人员,其手中持有的毒品既用于自己吸食,也用于贩卖,具有以贩养吸的行为特征。公安机关在其车中查获的毒品数量应认定为犯罪数量,但在量刑时应考虑被告人吸食毒品的情节,酌情予以从轻处罚。来源:(2015)鄂公安刑初字第00204号。

  实证案例二,法院观点:被告人杜保生伙同王某某(另案处理)以兑钱的形式,多次在周口、许昌等地从一个叫“小强”的人手中购买毒品,二人将所购得的毒品平分,杜保生一部分用于自己吸食,另一部分卖给他人,以贩养吸。杜保生系以贩养吸人员,可以酌情从轻处罚。来源:(2015)焦刑一终字第00024号。

  实证案例,法院观点:在量刑时也应考虑毒品含量掺假的客观事实对杨某从轻处罚”等辩护意见,经查证属实,故予以采纳。来源:(2017)黔2701刑初338号。

  法院观点:公安机关在抓捕刘凤时并不知道她持有毒品,刘凤系主动交代藏匿毒品,其构成自首的理由。经查,侦查人员因刘凤与犯罪嫌疑人高某交往频繁,而将刘凤纳入侦查犯罪,并未掌握刘凤的确切犯罪证据或线索,此时刘凤属于形迹可疑人员而非犯罪嫌疑人。侦查人员进入刘凤租住的28栋2单元501室后未获得有价值犯罪线索,经盘查教育,刘凤交代了其另两处租住房屋,并配合侦查人员搜查该两处房屋,在侦查人员搜查到毒品前主动交代了藏匿毒品的事实,构成自首。来源:(2017)赣刑终240号。

  实证案例,法院观点:公诉机关量刑建议未考虑毒品中甲基苯丙胺的含量以及第三起犯罪系公安机关采取特情介入的方式引诱被告人实施犯罪等情节,故不予采信。来源:(2012)涉刑初字第84号

  实证案例,法院观点:故原审判决依据查获的和的净含量计算贩卖毒品的数量并无不当,但原审判决将与按20:1的比例进行折算错误。抗诉机关关于原审判决将与按20:1的比例折算错误,导致计算上诉人吴少平贩卖毒品的部分数量有误的抗诉意见理由成立,本院予以支持。来源:(2016)粤05刑终210号。

  实证案例,法院观点:关于扣押的14万元是否为毒资的问题,证明扣押在案的14万元为毒资的举证责任在控方,但现有证据不能充分证实该笔款项为上诉人黄任有贩卖毒品所得或系用于购买毒品,一审认定14万元为毒资并予以没收,证据不足,本院予以纠正。来源:(2019)桂10刑终48号

  法院观点:关于被告人李照全的辩护人所提“对查获的两包毒品的含量是混合鉴定,程序不合法”的辩护意见,经查,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五十七条的规定,毒品的数量以查证属实的贩卖、运输毒品的数量计算,不以纯度折算。本案所查获的二包毒品经鉴定均含有甲基苯丙胺成分,有关含量鉴定可以作为对被告人判处死刑的考量依据,但并非影响定罪量刑的关键证据,故上述辩护意见不予采纳。来源:(2017)晋刑终203号。

  实证案例,法院观点:本院再审认为,抗诉机关以原审被告人王龙宇此前贩卖过毒品,涉案第二节被查获的毒品数量较大,应当认定第二节行为属贩卖毒品的抗诉意见,本院认为,被告人王龙宇第二节犯罪事实是否构成贩卖毒品罪,不能以其之前曾贩卖过毒品就认定持有即贩卖毒品。法律没有规定非法持有30克、40粒的数量即为贩卖毒品罪的构成。因此,抗诉机关以上抗诉意见没有法律依据,本院不予采纳。来源:(2015)金刑再字第1号。

  实证案例,不诉案号:益检公二刑不诉〔2017〕1号。不诉理由分析:办案机关认定李四耗资42万元,购买了12公斤,但除了唯一归案的所谓同案犯张三的供述、张三对李四辨认笔录和通话详单等证据外,没有李四贩卖毒品去向的物证、李四本人的认罪供述、证人证言等相关证据,致使在案证据不能形成完整的证据体系,不足以认定李四涉案行为构成贩卖毒品罪。

  二十二、被追诉人认罪口供时间,与通话记录书证不符,在案证据无法形成完整证据锁链,导致案件无法定案

  实证案例,不诉案号:瓯检诉刑不诉〔2017〕6号。不诉理由分析:办案机关认定行为人多次贩卖毒品,但因供述与下线吸毒人员证言、其他证人证言、书证等证据无法相互印证,不能形成证据锁链,无法证实起诉意见书中认定的事实,不符合起诉条件;更关键的是,行为人明确陈述过其用冰糖冒充毒品的客观事实,进一步证明其口供的真实性存疑,依法不能作为本案的定案根据。

  由于文章篇幅的限制,很多的内容未能在此文详细阐明,我们会一如既往地更新更多的相关毒辩常识,有兴趣者可关注我们后期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