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诉案例(三)刑事证据

添加时间:2020-01-14 09:51 点击:

  2017年3月10日,被告人王飞因涉嫌抢劫罪被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在二审审理期间,上诉人王飞向看守所民警揭发他人重大犯罪的线索,王飞揭发同一监室的陈龙涉嫌故意强奸杀人罪。王飞和陈龙羁押在同一监室,陈龙家里穷,王飞经常在生活上照顾陈龙,陈龙非常感激王飞。就这样,两人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有一天夜里,陈龙告诉王飞,他在很多年前曾经杀过一个女孩儿,并描述了详细的过程,还让王飞发誓不告诉任何人。

  陈龙,男,现年27岁,北京市人,无业。因犯盗窃罪被海淀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现在北京市第一监狱服刑。经侦查人员询问,陈龙对2007年5月6日在海淀区黑山路强奸杀人案予以供认,并承认将这件事告诉了王飞。侦查人员经进一步侦查发现,北京市海淀区黑山路强奸杀人案已于2014年7月破案。罪犯王渊已被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现在北京市第一监狱服刑。侦查人员调取了王渊强奸杀人案的一审二件案卷材料,根据王渊强奸杀人案一审,二审案卷材料证明如下事实。

  被告人王渊,男,1978年11月5日生,北京市人,无业。因犯集资诈骗罪,于2014年6月7日被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死刑。一审判决后,被告人王源主动交代自己还有其他重要犯罪事实,并以此为由提起上诉。在二审期间,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对上诉人王渊供述的其犯罪事实进行了调查核实。王渊供述了他于2007年5月6日晚九点多,在海淀区黑山路将一名女子强奸杀害的事实。鉴于王渊另有重大犯罪嫌疑,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裁定撤销对王渊的一审判决,发回一审法院重审。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三分院通知北京市公安局对王渊强奸杀人案补充侦查。在侦查期间,根据王渊的供述,并在其指认,向公安机关在海淀区黑山路的小树林里挖出了被害女子的尸体,现场勘验发现尸体埋藏在一棵树旁,经仔细辨认,树上有人为刻画的标记,现场提取了被害人绿色短袖上衣,黑色短裤,棕色高跟鞋的碎片身边,有一棕色小手提包,经法医鉴和户籍查询证明,被害人王娟,女,22岁,身高1.66米,死亡时间为2007年左右,锁骨折断,诊断为颈部受外力挤压窒息而亡,无极其他致命伤痕。由于尸体已经白骨化,无法进行其他鉴定。侦查期间收集到的证据有:被告人供述和辩解,证人证言,被害人尸体。辨认笔录,现场勘验笔录,尸体检验鉴定意见等相关证据。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三分院追加起诉被告人王渊强奸罪,故意杀人罪。2016年4月5日,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判对王渊案作出判决:因《刑法修正案九》废除了集资诈骗罪的死刑,将王渊集资诈骗罪改为无期徒刑。被告人王渊构成故意杀人罪,被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检察机关指控的强奸罪,由于证据不足,不予认定,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第一审判决之后,王渊不服提起上诉,上诉理由是他并没有实施强奸杀人,之所以供述强奸杀人,是因为集资诈骗,被判处死刑后为了拖延死刑判决是生效时间,故意编造的犯罪事实。强奸杀人犯罪,事实上是一个叫陈昏的同监室的人告诉他的。王渊供述以下事实,当集资诈骗罪原一审被判处死刑后,我非常害怕,我不想死,但也没有其他办法,同监室的陈昏,平日和我关系不错,看我心情很低落,他就告诉我一个救命的办法,并说以前他一个狱友就是这样救了一命。他说既然集资诈骗罪是事实,不可能改变,现在唯一办法就是揭发他人重大犯罪,争取立功。我说我也没有什么案件线索呀,他说我告诉您一个案件线索,你就说是你自己干的,这样你的案件就会被发回重审,争取拖一段时间,时间长了,如果公安机关查不清楚你的案件,就会改判,你就把命保住了。我当时想,反正已经被判了死刑,也没有别的办法,干脆就按他说的办,碰碰运气。陈昏告诉我说,你要记住我告诉你的每一个细节,这样才能不被公安机关识破,千万不要告诉任何人是我告诉你的,否则你就没命了。

  陈昏就告诉我在海淀区黑山路上强奸杀人的案件。(该强奸杀人事实和上述陈龙告诉王飞的强奸杀人事实基本一致,重复的地方在此不做重述,只是个别地方进行了修改。陈昏没有告诉王渊作案人的姓名,强奸后发现被害人死了,自己就到附近废品收购站偷来一把铁锹,将尸体埋在一棵小树旁,并在小树上做了一个记号,以便日后来祭奠赎罪,事后又把铁锹放回了废品收购站。)

  我问他你怎么知道,他说这是一次一个朋友喝醉了酒说的,自己也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我就按照他说的熟记在心,公安机关,检察院和法院,我所说的都是按照陈昏告诉我的说的。现在一审将我的集资诈骗罪改为无期徒刑,我死不了了就不想承认强奸杀人罪了,这也的确不是我干的,我确实没有实施。过强奸杀人行为。

  在第二审审理期间,检察机关对王渊供的供述进行了补充侦查,讯问了陈昏,询问了同监室的其他证人。陈昏始终否认告诉过王渊强奸杀人的事实,说自己根本不知道有这样的案件,也从未到过现场,怎么会知道那里有强奸杀人的事情,其他证人也没有提供有效的证据。建议补充侦查期间没有收集到有效的证据证明王渊的辩解。2016年12月7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作出判决,维持一审法院对被告人王渊集资诈骗罪的判决,改判被告人王渊构成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数罪并罚,决定对被告人王渊执行死刑,缓期两年执行。本判决亦为死刑核准判决。

  陈龙供述自己在海淀区黑山路杀人强奸杀人犯罪事实后,公安机关经侦查发现,陈龙父亲陈昏原来就是在王渊集资诈骗并强奸杀人案中王渊提到的陈昏。王渊说,是陈昏告诉他强奸杀人的事情。陈昏 ,男,1960年11月5日生,北京人,无业。2013年5月6日,因犯盗窃罪,被海淀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五年。现在北京市第一监狱服刑,系陈龙父亲。公安机关在提讯陈昏过程中,陈昏否认帮助儿子陈龙掩埋被害人尸体的事实,也不承认告诉过王渊强奸杀人的犯罪事实,虽经多次讯问,陈昏始终否认。公安机关在侦查陈龙强奸杀人案中,陈龙在现场指认中准确指认出尸体掩埋地点和树上做的记号,在被害人照片辨认中准确辨认出被害人生前的照片,除上述证据外,在侦查过程中,公安机关未收集到其他有效证据。

  1、在审判期间,被告人揭发他人犯罪立功的事实,如何证明?被告人王飞是否构成立功?

  王飞构成立功。在审判期间,揭发他人重大犯罪事实,经查证属实,构成立功。被告人是否构成立功情节,应由人民检察院承担举证责任。在审判期间被告人揭发他人重大犯罪事实的,人民法院应当决定延期审理,建议人民检察院补充侦查,人民检察院应当自行补充侦查。必要时可以要求公安机关协助侦查。

  根据《刑诉解释》第226条规定,审判期间,合议庭发现被告人可能有自首、坦白,立功等法定量刑情节,而人民检察院移送的案卷中没有相关证据材料的,应当通知人民检察院移送。审判期间,被告人提出新的立功线索的,人民法院可以建议人民检察院补充侦查。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若干具体问题的意见》规定,如果被检举揭发的他人犯罪案件尚未进入审判程序,可以依据侦查机关提供的书面查证情况认定是否查证属实,检举揭发的线索,经查确有犯罪发生,或者确定了犯罪嫌疑人,可能构成重大立功,只是未能将犯罪嫌疑人抓获归案的,对可能判处死刑的被告人,一般要留有余地,对其他被告人原则上应酌情从轻处罚。

  本案中,经过王飞揭发成龙涉嫌强奸、故意杀人犯罪,尚未进入审判阶段,但的确发生了犯罪。而且被揭发人陈龙也承认自己实施了强奸杀人行为,通过现场指认被害人辨认等证据,可以认定刑事案件成立,属于刑法规定的查证属实的范畴,查证属实,不一定等于被告人已经被判处刑罚。

  本案中,王飞揭发他人重大犯罪行为,构成重大立功,应当从轻或者减轻处罚。根据相关解释,揭发他人重大犯罪,是指被告人可能被判处无期徒刑以上刑罚,这里指的可能判处无期徒刑以上刑罚是指法定刑,而非宣判刑。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立功若干具体问题的意见》规定,被告人检举揭发或者协助抓获的人的行为,应判处无期徒刑以上刑罚,但因具有法定,酌定从宽情节,宣告刑为有期徒刑或者更轻刑罚的,不影响对被告人重大立功表现的认定。本案中,陈龙涉嫌强奸,故意杀人犯罪时不满17周岁。具有法定从轻,减轻的情节,宣告刑存在无期徒刑以下刑罚的可能性,但这并不影响王飞构成重大立功。

  2、根据本案交代的事实和证据,对陈龙涉嫌强奸杀人的行为是否构成犯罪进行评价。

  认定案件事实,应以依法查证属实的合法证据为根据,遵循证据裁判原则,坚持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坚持排除合理怀疑的证明标准,贯彻无罪推定,疑罪从无的原则。

  本案中,根据现有的证据,首先可以确定的是被害人王娟被杀害的事实。刑事案件已经成立,证明被害人被故意伤害的证据有,现场勘验笔录,尸体检验鉴定意见等。以上证据可以证明被害人是他被他人勒颈致窒息死亡,非自然死亡。究竟被害人是否遭到强奸抑或抢劫,从现场收集和获取的证据。无法做出判定。根据案件现有证据可以证明本案涉嫌故意杀人的犯罪嫌疑人有两个陈龙和王渊,但可以排除二者之间共犯的可能性,因为二者根本就不认识,也没有二者共同作案的证据,那么可以推出二人之中,至少有一个人是被冤枉的。认定陈龙犯故意杀人罪的证据有:一、被告人陈龙的供述。从现有的证据没有发现存在刑讯逼供等非法取证情形,可以推定被告人系自愿供述,该证据属于直接证据,但仅凭被告人供述不能定案,适用口供补强原则。二,证人王飞的证言。证人王飞听,陈龙给他讲述自己强奸杀人的犯罪事实,本证据属于传来证据,证明力较弱,王飞为了减轻处罚,争取立功,不能排除有作伪证的可能性。综合衡量该证据的来源,时间地点与被告人的关系,以及被告人陈龙的供述等情况,不能将王飞的证言作为直接证据,只能作为间接佐证之一。三、被告人陈龙对现场的辨认笔录应重点审查辨认笔录制作的合法性,辨认录音和录像的真实性等,确保辨认程序合法和真实。在排除不正当暗示,教唆或串供等情形,现场辨认笔录合法真实的情况下,被告人能够准确指认犯罪现场指出隐蔽性很强的证据。本证据作为客观证据具有较强的证明力,但单凭本证据上不足以认定被告人强奸,故意杀人。四、被告人对被害人照片的辨认笔录,应重点审查辨认的合法性,是否符合混杂的要求等。如果能够证明被害被告人和被害人在作案前并不认识,而被告人能够准确辨认出被害人的照片,可以证明被告人与被害人接触过,被害人辨认笔录具有较强的证明力。五,现场勘验笔录,尸体检验鉴定意见,这些客观证据与被告人的供述相印证,综合判断上述证据。足以认定本案证据已经达到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不存在合理怀疑,得出唯一性出的结论具有唯一性,被告人陈龙非法剥夺他人生命,构成故意杀人罪。

  被告人陈龙是否构成强奸罪?证明被告人强奸罪的证据有被告人的供述,证人王飞的证言,这些证据不足以认定被告人构成强奸罪。理由:一、认定被告人实施强奸罪,事实上只有被告人的供述,尽管有证人王飞的证言,但该证言属于传来证据,其来源于被告人的陈述。二、被告人的陈述也难以确定被告人构成强奸罪。被告人是在被害人死亡后实施强奸,还是被害人晕过去后尚未死亡前实施的强奸?对此,被告人也不清楚。三、本案就被告人的强奸行为没有其他证据与证明。《刑事诉讼法》第53。条第一款规定只有被告人的陈述,没有其他证据的,不能认定被告人有罪和处以刑罚。依据《刑事诉讼法》第195条第二项之规定,应当作出证据不足,指控被告人构成强奸罪不能成立。

  3、根据本案交代的事实和证据,对王渊故意杀人案进行评价,如果王渊故意杀人案被确定为错案,司法人员应否承担司法责任,说明理由。

  本案中,根据被告人王渊案一审,二审和发回重审的案件材料,可以得出结论,王渊故意杀人案属于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存在合理怀疑,不能得出唯一结论,应依法对王渊裁定再审,具体分析如下:一、就重审一审中,认定王渊故意杀人罪,法官,检察官没有故意或重大过失行为等,属于司法本身错误的风险,司法人员不应当承担司法责任。根据重审一审中认定王渊故意杀人案的事实证据有:一、被告人的供述。被告人王渊承认自己强奸杀人犯罪行为。本供述为王渊自愿供述,不存在侦查人员,公诉人员刑讯逼供等违法取证行为。二,现场勘验笔录,尸体鉴定意见和被害人衣着,钱包等物证。根据王渊的供述,侦查人员发现了被害人尸体。进行了尸体检验鉴定,现场提取了被害人相关衣着,钱包等物证。这些证据印证了被告人的供述。三、被告人现场指认笔录,被告人能够准确指认犯罪现场,并认出隐藏非常隐蔽的尸体埋藏尸体旁一棵树上的标记这些证据进一步印证了被告人供述的真实性,根据本案证据,被告人的供述为直接证据,再其他客观证据基本上印证了供述的真实性,不存在刑讯逼供,诱供。辨认,暗示等违法取证的情况下,可以认定被告人构成故意杀人罪。

  重审一审中证据收集和审查存在的不足在于应当查明被告人王渊在案发期间是否在海淀区双清路驾校学车。按发当晚是否夜间练车,应当让其对被害人生前照片进行辨认,如果将所有这些事实,相关证据进行收集查证,可能就会发现本案的疑点,避免出现过分依赖被告人供述,一旦供述有假或者被告人翻供,造成案件错误的可能。

  (二)重审二审中,对认定王渊构成故意杀人罪办案人员存在重大过失,应认定为错案,承担相应的司法责任。重审二审中,上诉人王渊翻供,并且说明了翻供的原因,该原因具有一定的合理性。在上诉人王渊翻供的情况下,认定案件事实的证据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重审一审认定被告人王渊构成故意杀人罪的全部证据的核心是被告人的供述。也就是说,认定被告人构成故意杀人罪的唯一直接证据就是被告人的供述。其他证据都是间接证据,都是对被害人供述的补强证据。二审重审期间,被告人否认有罪供述,也就是说,本案的唯一直接证据已经不存在了,其余的都是间接证据。间接证据的运用必须形成完整的证据链条。本案中所有的间接证据不能指向了王渊实施的故意杀人犯罪行为,存在合理怀疑。尽管二审中侦查机关对王渊辩解称,是陈昏,教唆其供述强奸,杀人犯罪行为予以了调查核实,陈昏不予承认。但这并不能证明王渊翻供就是假的,这一事实仍然处于真假不明状态。重审二审中再上诉人王渊翻供的真实性存在疑问的情况下,其他间接证据没有达到环环相扣的证据链条。遗漏很多间接证据,间接证据链不具有闭合性,而且间接证据指向不明确,总之,综合全案证据,本案存在合理怀疑,得出的结论不具有唯一性,没有达到事实清楚,证据确实的证明标准,应当坚持疑罪从无原则。宣告证据不足,指控罪名不能成立的无罪判决。而实际上,本案重审二审期间沿用了司法实践中的潜规则,疑罪从轻,留有余地判决的错误做法,宣告上诉人构成故意杀人罪,改判死刑,缓期两年执行,本案属于错案,司法机关人员存在主观上的重大失过失,应该承担相应的司法责任。

  本案中,陈昏具有重要的犯罪嫌疑,涉嫌构成帮助毁灭证据罪和包庇罪,妨害作证罪。具体分析如下一,陈昏涉嫌帮助毁灭证据罪是否成立问题,陈龙供述其父亲陈昏和他一起将尸体掩埋在一棵小树旁,证明该事实的证据有陈龙的供述。证人王飞的证言与以证明。陈昏本人不予承认。证人王飞的证言转述于陈龙的证词,实际上能够证明陈坤实施帮助毁灭证据行为只有陈龙的供述。《刑事诉讼法》第53条规定,只有被告人的供述,没有其他证据的,不能认定被告人有罪和处以刑罚。该条规定是刑事诉讼中,孤证不能定罪原则的法律依据,因此就现有证据不能认定,陈昏构成帮助毁灭证据罪。

  二,陈昏涉嫌包庇罪和妨害作证罪。王渊称,陈昏教唆及承认自己实施强奸杀人行为。证明该事实的证据有:一、王渊的陈述。二,王渊与陈昏居住在同一监室的证明。三,王渊与陈昏在同一监室羁押期间关系密切的证明。四,陈昏系陈龙父亲的证明。五、陈龙供述,将自己强奸杀人的犯罪告诉过我父亲陈昏,陈昏到过国犯罪现场,并帮助其掩埋尸体的事实。六、陈龙实施了故意杀人的事实。从本案的犯罪动机上看,陈昏为包庇其子陈龙强奸杀人犯罪行为,诱使王渊承认自己实施强奸杀人行为,导致司法机关对王渊作出有罪的错误认定。本案中王渊的陈述为直接证据,其他证据为。间接证据,直接证据和间接证据之间相互印证,形成了合乎逻辑的经验法则的证据链条。不存在合理怀疑,得出唯一的结论,可以认定陈昏构成包庇罪和妨碍作证罪。尽管陈昏不予承认,不予认可,根据《刑事诉讼法》第53条的规定,没有被告人供述,证据确实充分的,可以认定被告人有罪和处以刑罚。

  如果发现王渊故意杀人案确有错误,应按照审判监督程序处理。《刑事诉讼法》第243条规定,各级人民法院院长对本院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和裁定,如果发现在认定事实上或者在适用法律上确有错误,必须提交审判委员会处理。最高人民法院对各级人民法院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和裁定,上级人民法院对下级人民法院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和裁定,如果发现确有错误,有权提审或者指令下级人民法院再审。最高人民检查院对各级人民法院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和裁定,上级人民检察院对下级人民法院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和裁定,如果发现确有错误,有权按照审判监督程序向同级人民法院提出抗诉。人民检察院抗诉的案件,接受抗诉的人民法院应当组成合议庭重新审理,对于原判决事实不清楚或证据不足的,可以指令下级人民法院再审。根据该条规定王渊故意杀人案是由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生效判决,提起再审的主体有: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决定再审,最高人民法院提审或者指令再审,最高人民检察院提起抗诉。

  案情 被告人高波,男,1971年生,初中文化程度,无业。2016年2月13日,涉嫌故意杀人罪被北京市海淀区公安分局...

  在你的身上找不到溫柔 我的身上佈滿傷口 曾經的誓言灰飛湮滅 曾經的浪漫消失殆盡 繁華落盡 激情過後 只剩下滿佈傷痕的赤裸

  走了那么远了 散了 你才跟我讲道理 合适吗 好像挺合适的 至少再不期待

  今天明显比第一天的时候饥饿感 强了,想吃东西,告诉自己要坚持,熬过前三天就好了,多喝水充饥,或者找些别的事情做,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