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毒品犯罪】的典型案例分析

添加时间:2019-12-30 20:55 点击:

  2017年8月上旬,被告人常某某、魏某某、吴某商定由吴某联系毒品、魏某某筹集毒资、常某某负责运输,从广东省广州市被告人苏某处购买甲基苯丙胺()运回罗山县进行贩卖。

  2017年8月7日及8日,魏某某微信向吴某转账2000元和2200元,8月9日支付宝向吴某转账15000元,同日向苏某提供给吴某的建设银行卡账号内转账25000元。

  2017年8月7日,常某某乘坐G847到广州市与苏某联系运回毒品,2017年8月10日24时许,常某某携带购买的甲基苯丙胺搭乘魏某某联系的豫P×××××北汽幻速S3越野车欲从广州市返回罗山县。

  同年8月11日15时许,在京港澳高速鄂北收费站该车被侦查人员截获后将常某某抓获,并在车上常某某座位处和随身携带的物品中查获疑似甲基苯丙胺1007.3克。

  经信阳市物证鉴定所鉴定:查获疑似甲基苯丙胺1007.3克中的937.1克含有甲基苯丙胺成分;其中58.2克的甲基苯丙胺成分含量4.0%、38.9克的甲基苯丙胺成分含量1.57%、831.5克的甲基苯丙胺成分含量0.11%。

  事实二:2017年10月10日1时许,被告人苏某在广东省广州市白云区嘉禾长红商务酒店三楼游戏室将1.43克甲基苯丙胺贩卖给陈某(另案处理),当陈某走到该酒店附近的快乐超市时被抓获。根据陈某的指认在该酒店三楼游戏室将苏某抓获,在苏某身上和随身携带的物品内查获甲基苯丙胺81.16克。经广东省广州市白云区公安司法鉴定中心检验:81.16克和1.43克疑似甲基苯丙胺中均检出甲基苯丙胺成分。

  事实三:2017年4月26日夜晚,被告人常某某在罗山县罗山宾馆贵宾楼二楼楼梯口卖给彭某甲基苯丙胺0.7克;2017年4月28日3时许,被告人常某某在罗山县新万盛宾馆门口,卖给彭某甲基苯丙胺0.3克。

  事实四:常某某,曾因犯强奸罪,于2013年10月31日被罗山县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六个月,2016年10月17日刑满释放。

  魏某某于2013年11月5日因寻衅滋事罪被正阳县人民法院判处拘役三个月。

  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认定被告人苏某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被告人常某某犯运输、贩卖毒品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被告人魏某某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万元;被告人吴某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元;扣押在案的物品由扣押机关依法处理。

  苏某不服,提起上诉称:第一起卖给常某某的是假,一审认定毒品数量937.1克错误,实际只有500克。

  其辩护人辩护称:一审认定苏某贩卖毒品1019.69克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含量低,不应认定为贩卖的数量。第二起身上携带的81.16克应认定为非法持有毒品罪。原判量刑重。

  上诉人常某某上诉称:没有出资购买毒品,没有从中获利,不构成贩卖毒品罪;毒品含量低;初次运输毒品,原判量刑重。

  上诉人魏某某上诉称:没有参与贩卖毒品,系从犯;毒品纯度低且未流入社会;原判量刑重。

  上诉人吴某上诉称:在共同犯罪中起辅助作用,处于次要地位,系从犯;一审认定贩卖937.1克数量错误,只参与了500克的毒品交易,只应对500克含量为0.11%的毒品承担责任;原判量刑重。

  河南省高级法院认为,原判认定事实清楚,定罪准确,审判程序合法,适用法律部分错误,对上诉人魏某某、吴某判处罚金不当,应判处没收财产,应予纠正。遂判决:一、维持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法院判决第一项、第二项、第五项;维持第三项、第四项中对上诉人魏某某、吴某的定罪、主刑及附加剥夺政治权利部分;二、撤销一审判决第三项、第四项中对上诉人魏某某、吴某的并处罚金部分;三、上诉人魏某某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五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3万元; 四、上诉人吴某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五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2万元。

  本案涉及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罪。先带大家了解一下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罪的相关知识点。

  所谓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罪,是指明知是毒品而故意实施走私、贩卖、运输、制造的非法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