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二之选】上海市贪污受贿罪律师

添加时间:2019-12-29 11:42 点击:

  上海市贪污受贿罪律师 曾经在执行现场看过两次。第一次那个案件:是一个年轻男的,晚上走路看见一个漂亮女孩子,调戏了一句,被骂,直接拔刀将人捅死,因平时各种作,父母绝望,也不赔对方钱,判了死刑。执行的时候通知家人也不见。从看守所提人到执行全程跟踪,路上我问他后悔不后悔,还有啥想说的,他说“不后悔,我杀了一个够本了,还比她多活了两年(从抓着到执行各种程序大概快两年)。”执行时候,法医给他固定到行刑床上,他还面带笑容,刚开始注射时说了一句“有点瞌睡”,然后就没音了,前后不到两分钟。 同时执行的还有两个,一个已经站不住了。 几年后因为某种原因,又看了一次:一个农民因为琐事,众目睽睽之下,用铁锹将邻居打死,判了死刑。执行的时候,问他还有话说没,他出于本能大声喊冤,法官又专门讯问了他,除了喊冤,任何理由讲不出来,经过大概半小时的复查、合议,后还是感觉没任何问题,推上了行刑床,他还在叫,注射开始大概两三分钟,再也无声了…

  有高赞答主质疑说“死刑都是采用枪决的方法”,其实,早在1997年修订后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212条就规定“死刑采用枪决或者注射等方法执行。”但由于注射执行死刑需要注射执行室和专门设备器材。对软、硬件要求较高,投资比较大,从刑事诉讼法才修改的几年来看,枪决仍然是执行死刑比较普遍的一种方法。所以,说死刑都是采用枪决方法的,大都是以前的经历或见闻。随着设施的不断完善,据我知道,大多数都开始施行注射方式。我所在的中部某省,几乎都是采用注射方法来执行死刑。

  具体来说,都是在地级市由中级法院建设一个固定刑场(一般在火葬场)。高法院核准死刑立即执行的裁定下达后,由法警将在各县区看守所关押的死刑犯,押解到专门刑场,罪犯经验明正身后,被用带子固定在执行床上,由法医连接注射通道,法警具体行刑,人民检察院派员临场监督。从启动注射泵向罪犯注射药物到确认罪犯死亡只要几十秒钟。专职法医负责监督、指导执行死刑药物的使用,监测、确认罪犯死亡工作。一般注射药物前,也在胸前挂一个牌子,拍照,注射完成后,经法医确定已经死亡,再次拍照后,送去火化。

  注射药物由高人民法院专门配制提供,主要是速效镇静安眠药、肌松药和氯化钾(氯化钾口服本身无毒,对一些禁用食盐的病人,经常让他们吃氯化钾替代,但是大剂量的氯化钾静脉注射,可以导致心脏骤停)。这些药物都是配好的,行刑令下达后,法警只用按一下按钮就可以了。因为一些吸毒等人对镇静催眠药和耐受,个别人需要药量较大。 至于许多人认为注射死刑便宜了罪犯。我其实也是认为该区别对待。但是从古代商朝、秦朝那些动不动就适用酷刑来看,对抑制犯罪效果并不明显。从古今中外刑罚发展历程来看,越来越重视人道也是历史趋势。

  安乐死牵扯着很多医学伦理和道德风险甚至违法犯罪,所以,世界上安乐死合法的国家很少。荷兰是第一个施行安乐死的国家,近年,亚洲的棒子国、小日本等部分允许安乐死。但是由于我国传统文化的影响,绝大多数人是反对安乐死的。个人认为,在可以预见的将来,安乐死是不可能合法化。另外,那些罪犯都是被强制执行死刑的,不是安乐死!不是安乐死!不是安乐死!

  3、关于少数知友关于律师身份也能进入死刑执行现场的疑问,如果你看了我全部的回答,就知道我曾经在法院工作过多年。关于答案中案件细节,虽然我掌握的比较多,但是与问题关联不大,也就没有详细介绍。

  (2019年4月29日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第1767次会议通过,自2019年9月1日起施行)

  为规范死刑复核及执行程序,依法保障当事人合法权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和有关法律规定,结合司法实际,制定本规定。

  第一条 高级人民法院在向被告人送达依法作出的死刑裁判文书时,应当告知其在高人民法院复核死刑阶段有权委托辩护律师,并将告知情况记入宣判笔录;被告人提出由其近亲属代为委托辩护律师的,除因客观原因无法通知的以外,高级人民法院应当及时通知其近亲属,并将通知情况记录在案。

  第二条 高人民法院复核死刑案件,辩护律师应当自接受委托或者受指派之日起十日内向高人民法院提交有关手续,并自接受委托或者指派之日起一个半月内提交辩护意见。

  第三条 辩护律师提交相关手续、辩护意见及证据等材料的,可以经高级人民法院代收并随案移送,也可以寄送至高人民法院。

  第四条 高人民法院复核裁定作出后,律师提交辩护意见及证据材料的,应当接收并出具接收清单;经审查,相关意见及证据材料可能影响死刑复核结果的,应当暂停交付执行或者停止执行,但不再办理接收委托辩护手续。

  第五条 高人民法院复核裁定下发后,受委托进行宣判的人民法院应当在宣判后五日内将裁判文书送达辩护律师。

  对被害人死亡的案件,被害人近亲属申请获取裁判文书的,受委托进行宣判的人民法院应当提供。

  罪犯申请会见并提供具体联系方式的,人民法院应当通知其近亲属。对经查找确实无法与罪犯近亲属取得联系的,或者其近亲属拒绝会见的,应当告知罪犯。罪犯提出通过录音录像等方式留下遗言的,人民法院可以准许。

  第七条 罪犯近亲属申请会见的,人民法院应当准许,并在执行死刑前及时安排,但罪犯拒绝会见的除外。

  罪犯拒绝会见的情况,应当记录在案并及时告知其近亲属,必要时应当进行录音录像。

  第八条 罪犯提出会见近亲属以外的亲友,经人民法院审查,确有正当理由的,可以在确保会见安全的情况下予以准许。

  第九条 罪犯申请会见未成年子女的,应当经未成年子女的监护人同意;会见可能影响未成年人身心健康的,人民法院可以采取视频通话等适当方式安排会见,且监护人应当在场。

  第十一条 会见罪犯的人员应当遵守羁押场所的规定。违反规定的,应当予以警告;不听警告的,人民法院可以终止会见。

  实施威胁、侮辱司法工作人员,或者故意扰乱羁押场所秩序,妨碍执行公务等行为,情节严重的,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高人民法院以前发布的司法解释和规范性文件,与本规定不一致的,以本规定为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