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钱买刑?这个锅刑事和解不背

添加时间:2020-02-10 21:53 点击:

  一直以来,所谓“花钱买刑”都是司法裁判中的争议热点。在刚刚过去的两会上,全国人工委刑法室主任王爱立就认罪认罚从宽制度试点中的权钱交易、花钱买刑等问题做了专门解答。他表示,最高检、最高法在试点办法中进一步对防止出现司法不公、权钱交易的司法腐败问题,在证据的证明标准、规范诉讼程序、加强监督制约以及加大对滥用职权、徇私枉法行为的惩处等都作了具体的规定,以确保司法公正。

  “其实,无论是‘花钱就能减刑’,还是将刑事和解、被害人谅解等同于‘花钱买刑’,基本都是当事人或旁观者对法律制度的误读。”江苏省淮安市检察院公诉处处长刘晓南认为。

  花钱买刑是一种权钱交易,为法律所禁止。舆论中,很多人把通过金钱赔偿刑事案件被害人从而减轻刑罚的法律制度理解为花钱买刑,这实质上是一种误解,两者不能等同。

  刘晓南告诉记者,通过积极赔偿减轻刑罚可以分为两种:一种是修改后刑事诉讼法所规定的刑事和解,针对的是刑法分则第四章、第五章规定的侵犯财产权、人身权、民主权利以及部分过失犯罪;还有一种是严重刑事案件中,被害人一方对加害人出具刑事谅解书,作为量刑情节供法院参考。

  在最高人民法院下发的《关于贯彻宽严相济刑事政策的若干意见》《人民法院量刑指导意见(试行)》中,被害人谅解属于酌定量刑情节。而无论是刑事和解还是严重刑事案件中的被害人谅解,两者都需被害人一方出具刑事谅解书,本质上都是加害人与被害人之间的和解。

  西南财经大学副教授兰荣杰告诉记者,从胡斌“70码”案、孙伟铭案到药家鑫案等,每当金钱与自由乃至生命直接挂钩,总会引起热烈讨论。学界所用的“刑事和解”概念太文绉绉,所以才会出现坊间以“花钱买刑”取而代之。

  “在刑事诉讼法修改之前,各省都有刑事和解的一些做法。但是一般都是双方当事人私下和解。”山东智祥律师事务所律师孙春来说,2012年,刑事诉讼法修改后,刑事和解制度正式成为法律。根据规定,获得被害人谅解,被害人自愿和解的,双方当事人可以和解。从案件类型上看,包括因民间纠纷引起,涉嫌刑法分则第四章、第五章规定的犯罪案件,可能判处三年有期徒刑以下刑罚的,以及除渎职犯罪以外的可能判处七年有期徒刑以下刑罚的过失犯罪案件,大大拓展了刑事和解的案件范围。

  除了案件范围,刑事和解的法律后果也有了相应的制度保障。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505条规定,对达成和解协议的案件,人民法院应当对被告人从轻处罚;符合非监禁刑适用条件的,应当适用非监禁刑;判处法定最低刑仍然过重的,可以减轻处罚;综合全案认为犯罪情节轻微不需要判处刑罚的,可以免除刑事处罚。

  “法律明确规定刑事和解减轻处罚之后,对律师而言,说服当事人积极赔偿以取得谅解就简单了很多。”孙春来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