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单受贿200多万案件的犯罪嫌疑人为何不起诉?

添加时间:2020-02-06 05:24 点击:

  在一起三人共同受贿233万元的职务犯罪案件当中,在证据和事实完全对辩方不利、不乐观的情况下,因辩护律师的“痴心妄想”、“好大喜功”,终使案情转机,出现了超出预期、最为理想的结局。

  2016年10月,广东省某市检察院反贪污贿赂局查明犯罪嫌疑人L涉嫌以下犯罪事实:

  2006年至2015期间,犯罪嫌疑人L在担任市某大型三级甲等综合性医院神经外科副主任医师期间,利用职务便利,在该院采购微导丝、微导管、支架等医疗耗材的过程中,伙同科室主任M、副主任N共同收受了某医疗科技公司等给予的贿赂款共计人民币233万元,三人采取均分方式,其中,L分得人民币77万元,其中,以科室补贴名义发放给科室进修医生、为科室购置放射防护设备、为科室患者支付专家会诊费等花费37万元。

  侦查机关认为:犯罪嫌疑人L身为国家工作人员,无视国家法律,利用职务上的便利,非法收受他人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其行为触犯《刑法》第385条之规定,已涉嫌构成受贿罪,将本案移送审查起诉。

  一旦L受贿罪名成立,以77万元的受贿金额来定罪处刑,考虑自首、退赃等从轻情节,刑期可去到2-4年有期徒刑;以233万元的共同受贿金额来定罪处刑,刑期可去到6-8年有期徒刑。同案人M、N的结果亦然。

  在侦查阶段,犯罪嫌疑人L委托广州盈科所的滕云、黄晓民律师作为其一审的刑事辩护人。

  侦查机关随卷移送的证据有:L的个人身份资料;L、M、N的自首笔录、讯问笔录、亲笔供词、讯问视听资料;行贿人供述;合同书证材料;医院法人资格证书等。经阅卷,辩护人认为:本案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

  一旦对L(包括M、N)个人作出刑事处罚,根据《执业医师法》第15、16条之规定,其必将被注销医师执业证书——这意味着L、M、N三个具有二十多年临床治疗经验、医术精湛的医生告别手术台,该间有一定知名度的医院神经外科陷入无主刀医生的尴尬困境。

  如何做好本案的刑事辩护,为L争取到最理想的结果,是辩护人确定的工作重点。

  1、先从主要问题入手。辩护人考虑到:L所分得的77万元中,有37万元用于与科室有关的业务及活动开支(注:M、N亦有上述情形),即使公诉机关网开一面,不认定该部分款项是受贿,77万减去37万,剩下40万元作受贿款项的认定,一样可以罪名成立和判处刑罚。虽然刑期降低甚至判处缓刑,仍不是辩护人心目中认可的、对L最理想的结果。

  辩护人多次与L会见、深谈,引导他就相关收受款项的用途进行回忆、梳理和核实。随着辩方工作的深入,在侦查阶段认定的用于科室开支为37万元的基础上,辩护人和L另外再确定为硕士研究生发放补贴、支付实验室人员劳务费、外文医学信息资源检索平台服务费、购买科技、教学电子产品、支付科室外请专家的讲课费补贴及部分差旅费、用于参加学术会议及短期专项学习等项目上还有35万元的雷同支出,金额合计为72万元。剩余的5万元确定用于L个人的日常生活开支。

  在辩护人上述做法的启示下,M、N经过回忆和核实,亦各自确认除在侦查机关所查实的因公开支金额之外,在医学科普宣传册印刷、三项“十二.五”课题额外协作经费、承办市医学会继续教育项目的接待、食宿支出;教师节、护士节和研究生开题、答辩活动的公共消费;科间、科内医务人员、进修医生和研究生联谊活动费用、科室医生参加国内脑血管疾病会议、学习路费和食宿支出等项目上还存在众多被遗漏的开支。

  最后,经辩护人统计:L、M、N三人的因公开支金额为220元,占涉案金额的94.4%。只有13万元实际用于L、M、N个人的日常生活开支。

  2、开展法律分析工作,找准辩点。辛苦数月的取证和事实核对为下一步的法律分析奠定了良好的基础。辩护人深入研究法律规定,了解和掌握:

  《全国法院审理金融犯罪案件工作座谈会纪要》第二点第(一)项第一款提到:“以单位的分支机构或者内设机构、部门的名义实施犯罪,违法所得亦归分支机构或者内设机构、部门所有的,应认定为单位犯罪”。

  《最高人民检察院法律政策研究室关于国有单位的内设机构能否构成单位受贿罪主体问题的答复》提到:“你室《关于国家机关、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人民团体的内设机构能否构成单位受贿罪主体的请示》收悉,经研究,答复如下:国有单位的内设机构利用其行使职权的便利,索取、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并归该内设机构所有或者支配,为他人谋取利益,情节严重的,依照刑法第三百八十七条的规定以单位受贿罪追究刑事责任。”

  基于上述法律依据,辩护人认为,L、M、N的行为不应认定为“个人受贿”,三人以科室名义对外收取回扣或贿赂款,绝大部分款项用于科室,侵犯了国有单位的正常管理活动和声誉,该行为符合《刑法》第387条“单位受贿罪”的特征,应认定为“单位受贿罪”。单位受贿罪的刑罚严厉度,明显轻于个人受贿罪,容易使人产生“带集体受过”的同情情绪,而且,司法实践中“单位受贿罪”较为少见,不易受类似个案处理结果的左右,无须顾忌和平衡执法尺度。

  基于上述事实和法律分析,辩护人产生了一个胆大的想法,决定通过动员和集合各方面力量,争取公诉机关作出不起诉的结果。

  首先,经过联系,辩护人约见了医院领导,详细、具体阐述了辩护人的思路、意见以及可行性,获得了单位高层的高度重视和认可,增强了信心,明确了方向,采纳和依照辩护人的建议和意见来开展工作;为此,医院专门指定了院党委、院行政的领导和专人来跟进案件,积极、主动地与办案机关进行工作上的对接和良性沟通。

  例如:以医院名义如实向检察机关报告因L、M、N三人被采取强制措施之后,按原计划安排的100多台脑、脊髓血管疾病手术无法进行,造成病人有情绪或病情有恶化的趋势,最后在医院申请和担保下,检察机关急医院和病人之所急,对L、M、N三人变更强制措施予以取保候审,使得三人能快速回归神经外科工作岗位;又例如:医院定时向公诉机关汇报L、M、N三人在取保期间的表现……

  据医院统计,L、M、N三人在取保候审一年半多的时间里,使得1200多例脑、脊髓血管疾病患者得以收治、800多台相关手术能顺利完成,手术成功率在97%以上……

  其次,辩护人向公诉机关出具《法律意见书》;从本案受贿款项多数用于科室、应认定为单位受贿、对款项用途客观合理性分析、犯罪嫌疑人认罪悔罪态度,犯罪嫌疑人是神经外科不可或缺的主刀医生和医护队伍的骨干力量,一旦定罪失去医师执业机会,对个人、医院和社会是重大损失等进行多方面阐述,恳请公诉机关网开一面对犯罪嫌疑人L(包括M、N)作不起诉处理决定。

  最后,L向公诉机关递交了《悔过书》,表示自己对受贿行为已有了清醒的认识,懊悔万分,希望公诉机关给予重新做人的机会,使其能在医疗工作岗位上继续发挥专业特长,为患者治愈病痛……

  单位的重视程度、辩护人的锲而不舍以及L、M、N三人戴罪立功、加倍工作和强烈的悔罪表现给公诉机关留下深刻的印象和好感。各方达成共识的可能性再逐步增大。情和法的交融必将催生出良好的结果。

  2018年8月,检察机关认为:L实施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八十七条规定的行为,构成单位受贿罪,鉴于其有自首、退赃等量刑情节,悔罪态度明显,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六十七条第一款之规定,可以免除处罚,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三条第二款的规定,决定对L不起诉。

  历时近三年的不懈坚持和努力下,辩护人的思路和意见得以采纳,L(连同M、N)终于如愿以偿、保留医师资格、怀着一颗感恩的心继续在手术室里从事救死扶伤的工作,辩护人的“痴心妄想”终于变成了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