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检表态了!对不该捕的坚决不批捕不该诉的坚决不起诉绝不凑数

添加时间:2020-01-28 01:55 点击:

  可捕可不捕的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不诉、疑罪从无,这样的检察观念必须牢固树立。”

  2019年4月17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党组书记、检察长张军在政法领导干部专题研讨班作报告。他表示,“可捕可不捕的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不诉、疑罪从无,这样的检察观念必须牢固树立。”“是黑恶犯罪一个不放过、不是黑恶犯罪一个不凑数。”

  去年年底,最高检重组十大业务机构,刑事、民事、行政、公益诉讼“四大检察”并行。

  如何落地落实“四大检察”?张军表示,要在政法各家配合与制约中全面履职。推动检察职能全面协调充分发展,既需要检察机关内部狠下功夫,也离不开政法各家的配合与制约。

  检察机关作为法律监督机关,首先要从自身做起,转变司法、检察理念。张军指出,新时代人民群众的社会参与感可以说扑面而来,但司法理念、方式方法相对来说却远远落在后面。

  昆山反杀案,全民“围观”。大家都认为这是一起解读“无限防卫”的好案例。今年福建赵宇案、河北涞源案又引起广泛关注,检察司法人员的观念被社会推动着往前走。可捕可不捕的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不诉、疑罪从无,这样的检察观念必须牢固树立。

  监督不是零和博弈,执法司法机关目标一致,都是要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

  张军举例说,老百姓对有黑不扫、有恶不除不会满意,对下指标办案、搞“一阵风”同样反感!因此,检察机关提出“是黑恶犯罪一个不放过、不是黑恶犯罪一个不凑数”。检察机关要切实做好“中间环节”的工作,为公安机关、审判机关多分担办案压力。

  在谈及优化刑事检察工作时,张军表示,要充分发挥好捕诉一体的优势。批准逮捕、提起公诉这两个职能关联性很强,过去分开行使,影响办案质量效率,现在调整为捕诉一体。办案质量提升了,监督的质量、效果自然就体现出来。

  在刑事执行活动监督方面,张军表示,“凌源监狱罪犯脱逃,监狱干警有失职渎职,派驻检察工作也有失职。”

  派驻监狱检察人员相对固定,导致监督敏感性不强,甚至被“同化”、监督形同虚设。去年5月起,最高检部署在12个省份开展试点,改“派驻”为“派驻+巡回”。这项制度去年10月被纳入新修订的人民检察院组织法,今年上半年将在全国全面推开,既发挥“巡”的优势,又发挥“驻”的便利。

  在谈及做好公益诉讼检察工作时,张军表示,去年,全国检察机关向行政机关发出检察建议101254件,97.2%得到采纳,发挥了很大作用。

  有没有未能真正落实的?上半年,最高检会同省级院组织“回头看”。省级检察院要实地去一些地方看看,市、县级院更要一件一件去审视。“如果发现虚假落实或者回潮的,向上级检察院和本地党委政府报告,有的就要依法直接诉至法院。”

  张军认为,探索拓展公益诉讼范围要采取稳妥、慎重、积极的态度。“为什么?法律明确授权的四个方面,加上涉英烈权益保护,检察机关还有大量工作没做到、没做到位,贪多会消化不良。”

  2019年4月17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党组书记、检察长张军在政法领导干部专题研讨班上作专题辅导报告时表示,检察机关要深入学习贯彻习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适应新形势新要求,落地落实“四大检察”,在政法各家配合与制约中全面履职,在更高起点上深化司法体制改革,推动检察职能全面协调充分发展。

  张军指出,通过专题研讨,集中学习贯彻习总书记在中央政法工作会议和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专题研讨班上的重要讲话精神,对于进一步统一执法司法理念,推动新时代政法工作由“好”向“更好”迈进,具有重要意义。全国检察机关要持续深入学习贯彻习总书记重要讲话精神,落实郭声琨同志在开班式上的讲话要求。

  张军指出,扎实践行以人民为中心,“四大检察”要落地落实。去年底,最高检将内设机构作了系统性、重塑性、重构性改革,重组十大业务机构,刑事、民事、行政、公益诉讼“四大检察”并行。在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上,“四大检察”第一次写进关于最高检工作报告的决议,让我们进一步感受到实实在在的政治和法律责任。要做优刑事检察工作,充分发挥好捕诉一体的优势,不断提升办案质量,提升执法司法的能力水平;全面落实认罪认罚从宽制度,切实发挥检察机关的主导作用;加强刑事执行监督,全面推开“派驻+巡回”机制,既发挥“巡”的优势,又发挥“驻”的便利;要完善监检衔接机制,既要重视配合,也要落实制约。要做强民事检察工作,在精准监督上下功夫,抗诉一件促进解决一个领域、一个地方、一个时期司法理念、政策、导向的问题,发挥对类案的案例指导作用;坚持不懈监督、支持民事执行工作。要做实行政检察工作,加强行政检察办案力量,着力提升行政检察工作水平。要做好公益诉讼检察工作,对去年的诉前检察建议落实情况进行“回头看”。

  张军表示,要在政法各家配合与制约中全面履职。推动检察职能全面协调充分发展,既需要检察机关内部狠下功夫,也离不开政法各家的配合与制约。检察机关作为法律监督机关,首先要从自身做起,转变司法、检察理念。监督不是零和博弈,执法司法机关目标一致,要树立双赢多赢共赢理念。增强案例意识,总结、制发好指导性案例,用案例统一执法思想和司法尺度。

  张军强调,要在更高起点上深化司法体制改革。检察职能全面协调充分履行,本来就是改革的目标,也必须紧紧依靠改革这个根本路径来实现。要全面落实司法责任制,促进检察官履职尽责办好案。要把内设机构改革抓紧抓实抓好,为“四大检察”全面协调充分发展提供组织保障。要抓实检察改革五年规划。要突出提升业务能力。

  张军最后表示,新的一年有机遇,更富挑战。我们各级政法机关要紧密团结在以习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周围,扎实践行习总书记全面依法治国新理念新思想新战略,在党中央坚强领导下,一起拼搏、一起奋斗,以更加优异成绩迎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

  虚开发票罪,规定于《刑法》第二百零五条之一,是指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和用于骗取出口退税、抵扣税款的发票之外的其他发票,情节严重的行为。

  《刑法修正案(八)》颁布以前,《刑法》只处罚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用于骗取出口退税、抵扣税款发票的行为,对于虚开其他类型的发票,并不按犯罪行为处理。由于对普通发票的管理并不够完善,一些单位和个人利用发票管理上的漏洞,虚开普通发票用于偷逃税款,造成国家税款的流失,诱发了逃税等税收违法犯罪行为,并为其他诸如财务造假、贪污贿赂、洗钱等违法犯罪行为提供了条件。因此,为了进一步规范发票的管理,严厉打击虚开普通发票的行为,《刑法修正案(八)》将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用于骗取出口退税、抵扣税款以外的其他发票作为《刑法》规制的行为,作为犯罪行为来处理。这样一来,形成了打击发票犯罪行为的严密法网,使得行政法规与刑事立法相互配合、相互衔接。

  不起诉理由:被不起诉人龚某某系惠东县**烟酒商行经营者。2010年至2012年1月,惠东县公用事业管理局局长赖某某等人多次在**烟酒商行以记账方式拿走烟酒,龚某某则再到公用事业局统一结账。龚某某为顺利结账,找到他人开具项目为办公用品、食品等与其商行经营不符的普通发票共23张,票面金额共705000元人民币,用以向公用事业管理局报账获得烟酒款。经鉴定,上述发票均为伪造发票。

  上述发票最后开票日期为2012年1月16日,公安机关立案日期为2017年3月3日。本院认为,龚某某的上述行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八十七条第(一)的规定,犯罪已过追诉时效期限。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十五条第(二)项和第一百七十三条第一款的规定,决定对龚某某不起诉。

  无罪辩点2:因他人已实际购买货物并支付了货款,行为人主观上不具有虚开发票的故意

  不起诉理由:2014年4月中旬,蔡某某联系到云南省大理州宾川县**加油站法人杨某某为其开具发票。杨某某以广南县隆兴矿业有限公司名义向中国石油天然气股份有限公司云南大理销售分公司购买718.387吨柴油,支付油款5644026.64元后,要求该公司以广南县隆兴矿业有限公司为购油方开具发票,该公司开具出8份云南增值税普通发票,开票金额5644026.64元。杨某某将上述发票交给蔡某某后,获得蔡某某的81750元“税款”。该批柴油未运往广南县隆兴矿业有限公司,被杨某某自行销售。开具发票过程中,因大理销售分公司规定若不是购油方本人来开具发票,需要提供购油方的委托书,杨某某在无隆兴公司委托书的情况下,要求负责此单生意的客户经理杜某某开具发票,因杨某某已实际向公司购买了柴油并支付油款,杜某某遂伪造广南县隆兴矿业有限公司委托书,使发票得以顺利开具。

  本院认为,杜某某主观上不知蔡某某与杨某某联系虚开发票一事,不具有虚开发票的故意,其行为不构成犯罪。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三条第一款的规定,决定对杜某某不起诉。

  不起诉理由:二〇一〇年至二〇一二年十二月间,被不起诉人杨某某的丈夫何某某(另案处理)在以北京**水产经销中心名义向北京市公安局丰台分局供销货物的过程中,通过使用其他单位发票,加盖北京**水产经销中心印章,向北京市公安局丰台分局虚开发票140余张,涉及发票金额70余万元。

  本院认为,根据本案证据,被不起诉人杨某某未参与实施上述行为,没有犯罪事实。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三条第一款的规定,决定对杨某某不起诉。

  不起诉理由:根据《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公安机关管辖的刑事案件立案追诉标准的规定(二)的补充规定》规定,有下列情形的,应予立案追诉:1、虚开发票一百份以上或者虚开累计金额四十万元以上的;2、虽为达到上述标准的,但五年内因虚开发票行为被行政处罚二次以上,又虚开发票的;3、其他情节严重的。本院认为,王某某的上述行为,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不构成犯罪。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十五条第(一)项和第一百七十三条第一款的规定,决定对王某某不起诉。

  不起诉理由:本院认为,被不起诉人谢某某在无实际经营业务的情况下,向他人购买增值税普通发票,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零五条,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涉嫌虚开发票罪。鉴于犯罪嫌疑人谢某某能如实供述自己所犯罪行,所虚开的发票也未用于冲账且金额较小,具有较好的认罪、悔罪态度,对其作相对不起诉处理,符合《人民检察院办理不起诉案件质量标准》的相关精神。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三条第二款之规定,决定对谢某某不起诉。

  不起诉理由:本院认为,犯罪嫌疑人王某某实施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零五条之一规定的行为,但犯罪情节轻微,且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已补缴全部税款、缴纳罚款、滞纳金,国家税收损失也已弥补。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十七条之规定,可以免予刑事处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三条第二款之规定,决定对王某某不起诉。

  相关不起诉案例:渝北检刑不诉〔2017〕134号;杭余检公诉刑不诉〔2016〕57号;杭余检公诉刑不诉〔2016〕49号

  不起诉理由:本院认为,被不起诉单位**公司在无任何真实业务往来的情况下,让他人为自己虚开发票,实施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十条、第三十一条、第二百零五条之一规定的行为,但犯罪情节轻微,本案未实际造成税收损失,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十七条的规定,不需要判处刑罚。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三条第二款的规定,决定对**公司不起诉。

  本院认为,被不起诉人陈某某实施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零五条之一规定的行为,构成虚开发票罪。但犯罪情节轻微,理由如下:一、被不起诉人系初犯、偶犯,无违法犯罪前科;二、虚开的增值税普通发票数额不大,危害性较小;三、被不起诉人归案后能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认罪悔罪态度较好。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十七条规定,依法不需要判处刑罚。根据被不起诉人陈某某的犯罪事实、情节和社会危害性,为切实贯彻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三条第二款,决定对陈某某不起诉。

  相关不起诉案例:长宽检刑检刑不诉〔2017〕32、31、33、30、39、28号; 永检公诉刑不诉〔2015〕119号;东乌检诉刑不诉〔2015〕3号;永检公诉刑不诉〔2015〕141号

  不起诉理由:本院认为,被不起诉人胡某某实施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零五条之一第一款规定的行为,鉴于其系初次犯罪,有自首情节,认罪态度较好,犯罪情节轻微,依法不需要判处刑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十七条、第六十七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三条第二款之规定,决定对胡某某不起诉。

  相关不起诉案例:衢柯检刑不诉〔2016〕74号;敦检公诉刑不诉〔2015〕38、30、31、32、33、34、35、36、27、40、41号;怀检刑不诉〔2016〕30、29号;沪浦检金融刑不诉〔2014〕4号;沪金检诉刑不诉〔2014〕111、112号;青市北检公刑不诉〔2014〕38、37号;青北检刑不诉〔2014〕67号;舟检公诉刑不诉〔2015〕1、2号;拱检刑不诉〔2015〕76号; 青市北检公刑不诉〔2014〕45号; 宁鼓检知刑不诉〔2015〕21号;台检公诉刑不诉〔2015〕3号;苏园检诉刑不诉〔2016〕18号;泰高新检诉刑不诉〔2016〕44、46、45、47号;万检公诉科刑不诉〔2015〕11号;渝足检刑不诉〔2017〕33号;邮检诉刑不诉〔2017〕21、20号;邮检诉刑不诉〔2016〕48号;沪嘉检诉刑不诉〔2017〕8、7号;长净检刑检刑不诉〔2016〕30号;渝九检刑不诉〔2017〕140号;瑞检刑不诉〔2016〕237号;沪闵检金融刑不诉〔2017〕24、25、26号

  不起诉理由:本院认为,被不起诉人彭某某虚开普通发票,其实施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零五条之一规定的行为。但被不起诉彭某某归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积极配合公安机关及检察机关的案件审查工作,并在案发后主动到税务机关开具正规普通发票,交纳相应的税款。综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三条第二款之规定,决定对彭某某不起诉。

  无罪辩点17:挂靠在其他公司名下,对外以该公司名义签订合同并结算费用,且支付挂靠费,其实质上相当于该公司内设机构,不构成虚开发票罪

  不起诉理由:经本院审查并退回补充侦查,本院仍然认为玉环县公安局认定的张某某涉嫌强迫交易罪的犯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有证据证明,玉环吊车队挂靠在浙江方圆市政工程有限公司名下,对外以该公司名义签订合同并结算费用,且需支付挂靠费,其实质上相当于该公司内设机构,由此将柴油购货单位开具成该公司符合交易逻辑,因此张某某不构成虚开发票罪。故本案属于定罪证据不足,对张某某尚不符合起诉条件。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一条第四款的规定,决定对张某某不起诉。

  不起诉理由:2014年至今,被不起诉人高某某伙同蒋某某(已判刑)在位于本市黄浦区斜土路**号**号楼**室内以上海*甲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上海*乙企业管理有限公司等11家公司对外虚开发票,向上海*丙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上海*丁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上海*戊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等公司虚开发票,涉及金额人民币18056000元。

  经本院审查并退回补充侦查,本院仍认为上海市公安局奉贤分局认定的被不起诉人高某某的犯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且没有再次退回补充侦查之必要。现有已查实的证据不足以证实高某某伙同蒋某某实施了虚开发票的行为,不符合起诉条件。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一条第四款、《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试行)》第四百零三条的规定,决定对高某某不起诉。

  不起诉理由:经本院审查并退回补充侦查,本院仍然认为靖西县公安局认定的犯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因本案没有足够证据证实被不起诉人蒋某甲、彭某某、周某某、何某甲主观上明知是假发票而虚开或让他人虚开或者为他人虚开,且现有证据未能证实四被不起诉人在没有任何真实交易关系的情况下,“明知无交易或交易不实而虚开”,也未有证据证实在没有任何真实交易关系的情况下及在有一定交易的情况下实施了填开发票随意改变品名、虚增数量、价款等行为,不符合起诉条件。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一条第四款之规定,决定对蒋某甲、彭某某、周某某、何某甲不起诉。

  不起诉理由:经本院审查并二次退回补充侦查,本院仍然认为榆林市公安局认定的犯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现有证据无法证明被不起诉人秦某某在主观上明知并和高某某等人共谋虚开发票、并在客观上获取非法利益的犯罪事实,不符合起诉条件。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一条第四款的规定,决定对秦某某不起诉。

  无罪辩点23:不能仅以行为人有帮助他人代发开发票名片的行为,认定行为人具有与他人虚开发票的共同故意

  不起诉理由:本院经审查并二次退回补充侦查,仍然认为定安县公安局认定被不起诉人林某某涉嫌非法制造、出售非法制造的发票罪、虚开发票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不符合起诉条件。被不起诉人林某某虽然有帮忙被告人张某某散发代发的名片的行为,但是其主观上与张某某是否有共同的犯罪故意,是否知道张某某实施非法制造发票、虚开发票等犯罪行为,证据不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一条第四款的规定,决定对林某某不起诉。

  不起诉理由:经本院审查并经二次退回公安机关补充侦查,本院仍然认为本溪市公安局认定华某某犯虚开发票罪的犯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被告人华某某虚开发票份数和涉及金额经鉴定确定的部分未达到虚开发票罪的立案追诉标准,其余发票是否为虚开无法确定,相关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不符合起诉条件。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一条第四款的规定,决定对华某某不起诉。

  无罪辩点26:现有证据无法认定行为人为他人提供个人非住房出租纳税发票并收取税款的行为构成犯罪

  不起诉理由:2013年4月至2014年9月期间,被不起诉人张某乙在北京市顺义区**街**号北京**有限公司内,伙同党某某、郑某某、张某甲等人利用职务之便,先后多次向北京**有限公司提供虚假租房发票,从中非法获利100余万元,致公司巨额财产损失。

  本院认为,被不起诉人张某乙有为他人提供个人非住房出租纳税发票并收取税款的行为,但经审查并两次退回补充侦查,仍无法认定上述行为构成虚开发票罪,不符合起诉条件。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一条第四款的规定,决定对张某乙不起诉。

  (八)仅以虚开发票的犯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未进行详细说理论证作出不起诉决定的情况

  相关不起诉案例:京丰检公诉刑不诉〔2015〕87、88号;青北检公刑不诉〔2014〕52号;穗海检诉刑不诉〔2017〕54号;文安县院公诉刑不诉〔2017〕8号;澄检诉刑不诉〔2016〕5号;新检诉刑不诉〔2016〕45号;宣州检刑不诉〔2017〕22、23号;穗海检诉刑不诉〔2017〕54号;京丰检刑不诉〔2017〕303号

  石家庄刑事辩护律师担任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辩护人进行无罪或量刑辩护,代理会见,申请取保候审;担任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原告的诉讼代理人。委托律师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