侦破毒品犯罪的八方宝剑

添加时间:2020-01-22 05:30 点击:

  毒品泛滥的现实以及贩卖毒品的特点致使毒品犯罪的侦破方式与其普通的刑事犯罪侦查方式有所差异。面对日益增强的交易隐匿性以及涉毒分子日益增强的反侦查意识,缉毒人员的侦查手段系统化,智能化。针对多种庞杂的侦查方式,专家学者依据法学理论作出了学术性分类,司法实务部门根据缉毒实践作出的经验性总结。

  诚然,从司法的实务上的角度出发,公安部与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根据当前的缉毒实践作出的概括性分类更具有实践指导意义。公安部政治部将毒品案件的侦查措施和手段措施作出以下区分:控制下交付、内线侦查、技术侦查监控、金融调查、抓捕行动、突击审讯、毒品检测等,其中又将内线侦查区分为隐蔽力量贴靠、拉出控制“逆用”和化装“打入”这三种具体侦查措施。中国人民公安大学侦查系刑侦教研室将这些具体的侦查方式区分为:拉出控制“逆用”、控制下交付、侦干化妆“打入”、卧底侦查、隐蔽力量贴靠、内线侦查四种类型。

  为此,笔者参考高洁峰撰写的《毒品犯罪侦查的七种武器》和公安部的分类方式,对毒品犯罪中侦查行为作以下简单概括。

  《大连会议纪要》对毒品犯罪的诱惑侦查作出了相应的分类,具体可分为:犯意引诱、数量引诱、间接引诱、双套引诱、特情贴靠。侦查人员化妆为购毒老板、制毒出资人等角色,诱惑已有犯意的涉毒分子实施制贩毒行为。但无论是在理论界还是实务界对诱惑侦查的合法性一直都众说纷纭。在英美国家,诱惑侦查被称为“警察圈套”,被告人能以“陷阱之法理”作为无罪抗辩的理由。基于被诱惑犯罪者的主观恶性相对较低,根据《大连会议纪要》的指导精神,对被诱惑而实施毒品行为的犯罪人可从轻处理。

  控制下交付是指侦查人员发现涉毒分子的犯罪线索后,不立即予以查获,而是对其实施监控,等待最佳时机,实现人脏并获。关于控制下交付启动程序的合法性审查一直以来都是争论的焦点,对控制下交付如何有效规制才能做到既有利于侦查人员灵活侦查,也保障了公民合法权利,确是一大司法难题。

  堡垒往往从内部攻破,若不深入毒品集团内部,光从外部侦探,所能收集的情报信息毕竟有限,这需要侦查人员隐匿个人身份信息,化妆打入制贩毒集团,长期与涉毒分子“称兄道弟”,暗中收集与犯罪活动有关的证据和情报,提供给刑事侦查机关,辅助攻破毒品犯罪集团。

  特情侦查,是在侦缉无被害人犯罪中常采用的一种特殊侦查方法。特情俗称线人,他们不同于卧底,并不是机关内部编制人员,他们通常是犯罪集团内部人员,在侦查人员的策划下利用自己的背景、关系、身份、技能等执行指派的任务的社会人员,是一类十分特别的情报人员,是毒品侦查中起着不可或缺的秘密力量,故在侦查机关中流传“千军万马易得,可靠线人难求”的说法。毕竟特情并非受过训练的专业人员,侦查在判断其信息是否可靠,对侦查机关是否忠诚,如何规范管理与使用是一直讨论的问题。

  在毒品犯罪案件中,侦查人员将合适的涉毒人员拉出,对其进行突审,向其讲明政策,劝其立功。确定其思想稳定后,将其逆用作为诱饵,听从侦查人员的指令,前往与他人交涉,从而得以抓获其他涉毒人员。

  广义的技术侦查措施是指利用现代科学知识、方法、技术的各种侦查手段的总称;狭义的技术侦查措施是专指侦查中运用的某些特殊侦查手段。侦查人员可以使用科学手段对嫌疑人的手机、短信、邮件、通讯实时监控,对其行踪实施监视,以达到收集证据,侦破毒品案件目的。但采用技术侦查措施需要侦查人员长期、不容懈怠的工作,必然要消耗大量的人力、物力,且高付出的背后不一定有高回报。

  金融调查主要针对毒品犯罪集团中的“白领”。制贩毒中隐藏着一条巨大的经济利益链,从毒资的投入到洗钱,每一个阶段都渗透着赤裸裸金钱。侦查人员能够对毒资进行有效监控,及时截留,无疑是斩断了毒品犯罪的资金循环,最终瓦解其经济基础。

  缉毒中的搭梯子策略主要应用于有组织性犯罪,目的在于扩展案件。尽管侦查人员收集、固定的相关证据能够搭建完整的证据体系,但考虑到其背后有更深的犯罪组织,为了将幕后的真正毒枭一并抓获,在能够当场抓获涉毒分子的情况下,故意“错失”最佳抓获时机,并为其后续行为提供有利的客观条件,待时机成熟时,将整个犯罪组织连根拔起。

  知自知彼,方能百战不殆。刑辩律师既要站在辩方立场,也要具备侦查思维。专注于毒品犯罪辩护却不了解侦查方式,怎能称得上顶尖的毒辩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