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次拒绝安邦吴小晖律师会见和家属探监究竟是为什么?

添加时间:2020-02-11 20:28 点击:

  安邦保险集团原董事长吴小晖在上海宝山监狱服刑近一年来,吴小晖亲属先后11次前往监狱探监,其聘请的执行阶段的律师先后2次前往监狱要求会见。

  2019年6月以来,吴小晖家属委托代理申诉的周泽律师和李金星律师先后11次前后宝山监狱要求会见,也均被拒绝。

  截止2019年7月10日,吴小晖家属和律师总共24次探监和会见,均被上海宝山监狱拒绝。这究竟是为什么?

  到上海宝山监狱申请会见吴小晖,门卫联系狱政科后,两名狱警带着执法记录仪来到门卫,拍了我们的律师证及申诉委托手续后,告诉我们,监狱不接待我们,也不安排会见。

  我们出示司法部2017年发布的律师会见监狱在押罪犯规定,他们不看,说让我们不要说这个,反正他们不接待,不安排会见。我们要求见监狱长,狱警表示,他们就代表监狱长。

  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形!安邦保险集团董事长吴小晖被以集资诈骗罪、职务侵占罪两罪并罚判决有期徒刑18年,没收财产人民币105亿元,裁定追缴违法所得752亿4851万元,一二审律师均作无罪辩护。

  不让申诉代理律师会见当事人,是为什么呢?我们找上海律协维权去!就不信司法部管的监狱不执行司法部的规定!

  因为吴小晖案申诉,连续第2次到上海宝山监狱申请会见吴小晖,宝山监狱继昨天无理由拒绝律师会见后,今天继续无理由拒绝律师会见。

  我非常愤怒,在法治先进地区上海市,如此执法犯法实属不应该。“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和正义”,这是包括宝山监狱在内的执法机关的最高准则!

  我期待着宝山监狱按照法律规定48小时内安排会见。我们正在前往宝山区人民检察院要求纠正宝山监狱违法行为。

  因为吴小晖案申诉,连续第3次来到上海宝山监狱申请会见吴小晖,令人极为遗憾的是,宝山监狱继续无理由拒绝律师会见,宝山监狱狱政科一听是吴小晖申诉律师,直接扣电话。宝山监狱门口保安甚至不敢给领导打电话说吴小晖律师来了。

  就此严重侵犯律师权益事件,严重违法事件,律师上周已经向所有能够反映的部门、机构、组织申请维权。

  李金星律师声明:宝山监狱的“不接待,不安排,不会见,不解释”的“四不”行为,是严重违法,严重滥用职权。

  因为吴小晖案申诉,连续第4次来到上海宝山监狱申请会见吴小晖,宝山监狱继续拒绝律师会见,宝山监狱狱政科一听是吴小晖申诉律师,继续直接扣电话。宝山监狱门口保安继续不敢给领导打电话说吴小晖律师来了。

  就此严重侵犯律师权益事件,严重违法事件,律师继续向所有能够反映的部门、机构、组织申请维权。

  李金星律师继续声明:宝山监狱的“不接待,不安排,不会见,不解释”的“四不”行为,是严重违法,严重滥用职权。但我真诚相信,只要是法律就应当被遵守,宝山监狱一定会尽快安排申诉律师会见吴小晖。

  因为吴小晖案申诉,连续第5次来到上海宝山监狱申请会见吴小晖。门卫继续坦言不敢打电话通报监狱,并让我们到监狱大门口外面站着。李金星律师继续给宝山监狱狱政科科长打电话,好不容易接通了,李继续说我是吴小晖的申诉代理律师,希望依法安排会见吴小晖。科长说,管事的同志不在,让李金星律师下午再来,扣了电话。

  李金星律师表示下午会再来,争取第六次申请会见吴小晖时能安排会见。就此严重侵犯律师合法权益、严重违法事件,李金星律师和周泽律师已于上上周已经分别向全国律协、上海市律协、上海市人民检察院、上海市宝山区人民检察院依法提出维权或者法律监督申请。

  因为吴小晖案申诉,连续第6次来到上海宝山监狱申请会见吴小晖。宝山监狱门卫继续不通报,狱政科所有电话无人接听。

  李金星律师表示:看来申诉律师只能期待连续第7次申请会见!上海市监狱管理局吴琦局长领导下的上海宝山监狱,显然知法犯法,显然执法犯法,显然无法让人民群众感受到公平正义,但我相信他们一定会让我们申诉律师尽快会见到吴小晖,因为这是法律规定的律师执业权利,这更是服刑犯人的法定权利,这毕竟是在全国法治建设排头兵的国际化开放城市大上海。

  因为吴小晖案申诉,连续第7次来到上海宝山监狱申请会见吴小晖。宝山监狱门卫继续不敢通知监狱,继续让我在监狱大门口外打电话自己联系。我继续打电话,终于联系上宝山监狱狱政科,这次不错,没有扣电话,告诉我等一会。我就继续坐在监狱大门口外马路边看卷等待。

  一小时后,宝山监狱出来两名工作人员,继续给我的会见手续、律师证拍照。意外的是,这次不错,要了我的电话号码,告诉我等通知。我提出不是等通知的问题,是根据法律规定,必须立即安排我会见,我已经是连续第7次来申请会见了!从我第一次来计算,已经远远超过法律规定的48小时啦!工作人员无语,一脸漠然,扬长而去。

  会见权是服刑人员最重要的法定权利,宝山监狱必须严格执行法律规定。我认为我的第8次申请会见一定能够会见成功。我希望上海市监狱局吴琦局长能够保障律师会见的基本执业权利,能够保障服刑人员会见律师的基本权利。

  因为吴小晖案申诉,连续第8次来到上海宝山监狱申请会见吴小晖。宝山监狱门卫继续不敢通知监狱,继续让我在监狱大门口外打电话自己联系。我继续打电话,宝山监狱狱政科的工作作风我真是服了!一位女工作人员说,今天狱政科领导全不在,无法安排任何工作!我说你们怎么这样工作啊!我已经连续8次来宝山监狱申请会见啦!

  虽然今天会见继续失败,但我继续坚信,宝山监狱一定会在第9次安排我会见!因为这是法律规定的律师执业基本权利,这更是法律规定的服刑人员基本权利。

  昨天我和上海市律师协会联系维权进展,工作人员告诉我,已经写了专门报告由上级部门转给上海市监狱管理局协调,我坚信上海市监狱管理局局长吴琦同志一定会高度重视!我期待第9次会见。

  周泽律师、李金星律师因为吴小晖案申诉,连续第9次来到上海宝山监狱申请会见吴小晖。宝山监狱门卫继续不敢通知监狱,继续让我们在监狱大门口外打电话自己联系。李金星律师和周泽律师分别继续打电话给宝山监狱狱政科,宝山监狱狱政科一听是吴小晖会见直接扣电话,之后再打电话数次,无人接听。给监狱长打电话,办公室工作人员说全体领导开会,没有时间安排接待。

  之后,李金星律师和周泽律师来到上海律协询问维权进展,受到热情接待,答复正在协调汇报。两位律师坚信,第10次申请会见一定让他们会见上。毕竟,是依法治国;毕竟,是上海。

  因为吴小晖案申诉,连续第10次来到上海宝山监狱申请会见吴小晖。宝山监狱一位新保安值班,帮我打电话给狱政科,电话里说了两遍“吴小晖的申诉律师来联系会见”,电话里狱政科工作人员说:宝山监狱没有这个人。震惊!我不放心,监狱门口我又打电话给狱政科工作人员,他仔细问了吴小晖的名字,再次确认宝山监狱没有吴小晖这个服刑人员!

  坏了!怪了!我和周泽律师2019年6月11日第一次来宝山监狱申请会见时,狱政科工作人员没有说查无此人,只是给我们会见手续拍照;6月25日第7次申请会见时,狱政科工作人员说让我们等通知。一个大活人,怎么说没,就没了呢?

  我坚信,上海市监狱管理局吴琦局长一定知道咋回事,一定会安排尽快会见。毕竟,讲法治了,毕竟,在上海。毕竟,我有些担心。毕竟,上海律协还在认真帮助我们维权协调呢,结果咋把人都协调没了呢?

  因为吴小晖案申诉,连续第11次来到上海宝山监狱申请会见吴小晖,依法失败。宝山监狱继续“不接待,不安排,不解释”。宝山监狱门口保安继续不给狱政科打电话,我随后自己给狱政科连续电线次电线次接我电话后直接挂掉。看来宝山监狱知道律师不远万里来了。

  作为这个国家的律师,我必须再次重申,会见权是服刑人员的最基本权利,监狱必须依法保障。

  我回顾一下这一个月来11次会见的历程,线次来宝山监狱时让等通知,我满心欢喜的等着;第10次时说没有吴小晖这个人,把家属吓坏了。家属赶紧来询问,又说人还是在宝山监狱。

  虽然如此,我仍然坚信,法治建设排头兵的上海,上海监狱管理局吴琦局长一定会在律师第12次申请会见时安排律师会见,上海监狱管理局一定会协调保障律师会见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