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证剖析毒品犯罪案件中的无罪辩点(物证下篇)

添加时间:2020-02-11 20:26 点击:

  我们是长期专注于毒辩研究的专业律师团队。我们已推出一系列毒品案件无罪案例,还将推出一系列毒品命案系列法律文书、毒辩常识系列文章。今天我们持续更新毒品案例中无罪辩点之物证篇的相关内容,具体如下:

  其一,有相反生物物证证明被追诉人没有到过案发现场,致使案件逆转,被追诉人最后被法院宣告无罪。

  法院观点:没有客观性证据证实黄某到过案发现场,现场另有未查明身份人员所留手印。公安机关现场勘查时,在现场装有液体的塑料盒外表面刷显一枚指纹,经比对不是黄某手印所留,该手印的遗留者不明。无罪案号:(2017)粤刑终937号

  该案辩护律师观点:本案没有证据证明上诉人制造了毒品,也没有证人看到上诉人制造了毒品,原审在没有充分的证据下推定上诉人制造毒品缺乏依据,属认定事实错误,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改判。

  实证案例,法院观点:虽然在案发现场缴获了毒品实物及制毒工具,但本案没有证人或其他证据指认或证实上诉人张三在案发现场有制造毒品的行为,且在该新建的一层楼房内查获的7个烟蒂中有两个为一未知男性所留,现有在案证据可以证实薛某校与现场查获的毒品、制毒工具等制造毒品的行为有一定的联系,但无法确定被追诉人是否有制造毒品的行为,因此,本案证实被追诉人犯制造毒品罪的证据未达到确实、充分的标准,被追诉人的行为不宜定性为制造毒品罪。但现有证据足以认定现场毒品均属于张三所有,被追诉人对涉案的毒品具有足够的控制力,故被追诉人的行为依法已构成非法持有毒品罪。来源:(2018)粤刑终258号。

  在案人特异性基因成分等生物物证,均是他人所留,与被追诉人无关。本案也缺乏被追诉人在涉案的102公斤或其他涉案毒品上留存有其指纹、人特异性基因成分等关键的生物物证。在案法医物证检验鉴定书,检材与被追诉人无关,检验出的人特异性基因成分系其他所谓同案犯所留及某一未知女性所留,与被追诉人涉嫌走私、贩卖的96公斤或102公斤毒品实物无关。

  显然,证实上述4公斤外包装擦拭物检材中含有其他所谓同案犯的人特异性基因成分,涉案30330.6克外包装擦拭物含有案外人的人特异性基因成分,上述1公斤含有其他未知女性的人特异性基因成分的法医物证检验鉴定书,均与被追诉人无关。

  其四,因侦查人员没有提取指纹、人特异性基因成分等关键物证,因其存在取证不作为的问题,最终导致该项指控不成立。

  法院观点:公安机关对从现场查获的毒品包装上没有作指纹提取和鉴定,无法证实是否能从包装袋上取得关健的指纹等物证。综上,一审判决认定的张三向李四贩卖毒品甲基苯丙胺16.4克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本院不予认定,上诉人及辩护人的意见,本院予以采纳。案号:(2019)川06刑终22号。

  其五,毒品权属不明,且被追诉人在案发现场时便否认涉案毒品与其有关,且涉案侦查人员未提取指纹、人特异性基因成分等关键物证,致使案件被发回重审。

  实证案例一,律师观点:在被追诉人不认罪,且侦查人员没有对在出租屋所查获的毒品没有做指纹、人特异性基因成分等生物物证作鉴定工作,致使此案不能确定毒品权属为被追诉人所有,还是其他同案犯所有,或者是案外第三人所有,致使高院裁定撤销原判,发回重审。

  其六,被追诉人否认毒品归其所有或归其控制时,办案人员应委托鉴定机构进行指纹鉴定、生物物证鉴定。

  法院观点:刘某梅自始未供述84.22克毒品为其所有,对查扣的毒品归属存在疑问的,应当采取对相关的毒品包装进行指纹鉴定、生物物证鉴定等方式,证明毒品的归属,但卷宗并未有相关证据予以支持,因此从秦皇岛市某某小区某某室查扣的84.22克毒品是刘某梅所有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故对抗诉理由和支持抗诉意见不予支持。来源:(2016)辽14刑终19号。

  其七,现场缴获的毒品及制毒工具都较为隐蔽,并非正在制造毒品的过程中被缴获,在并非人赃并获的情形下,侦查机关应对涉案的制毒工具、毒物进行指纹鉴定。

  法院观点:上诉人张三构成制造毒品罪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缴获毒品及制毒工具的场所并非张三长期居住,缴获当时并非正在制造毒品,也没有对制毒工具、涉案毒品做指纹鉴定,不能认定上诉人张三参与制毒。来源:(2017)粤刑终337号。

  实证案例一,法院观点:经查,张三被抓获后,供认了60.5克毒品为其所有,对所查扣的毒品归属没有疑问的情况下,不必做指纹鉴定,故对其辩护人的辩护意见不予采纳。来源:(2016)辽14刑终19号。

  实证案例二,法院观点:关于张三上诉提出手提包中的毒品是李四的,缺乏对毒品进行指纹鉴定,办案机关认定张三非法持有毒品罪证据不足的意见。经查,首先,抓获视频资料证实张三被抓时持手提袋,且张三明确答复公安人员手提袋及其中物品是自己的,而在当日的扣押清单上张三亦签名捺印认可手提袋中的毒品为己所有;其次,该手提袋中不仅有三大包毒品,还装有张三的手机两部、钱包、充电器等私人物品;第三,张三在多次供述中承认明知手提袋内装有毒品。故该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来源:(2015)赣刑一终字第25号。

  实证案例,法院观点:经查,证人张三证实其于2016年2月29日13点多钟到李四家时看到李四家客厅茶几上有一玻璃瓶装的,后被警察查获。证人王五证实其于2016年2月29日14点多钟到李四家时看到李四家客厅茶几上有一玻璃瓶装的,后被警察查获。上诉人石坤归案后稳定供述警察在其家中客厅茶几上查获的用玻璃瓶装的是其向他人买来用于吸食的,警察查获该毒品后用物证袋当场进行了封存。公安机关《搜查笔录》证实公安机关于2016年2月29日17时30分许抓获石坤后在石坤家客厅茶几上查获一玻璃瓶疑似。查获毒品的照片证实公安机关在李四家中查获毒品后用物证袋对毒品进行了封存。上述证据足以证明公安机关在李四家中客厅茶几上查获的用玻璃瓶装的40.9克甲基苯丙胺系李四所有,虽公安机关未在玻璃瓶上检出李四的指纹和DNA,但能否在玻璃瓶上收集并检出指纹和DNA受多种因素影响,该问题不影响本案事实的认定。来源:(2017)渝05刑终489号。

  在案发现场查获的200万元现金,与被追诉人无关,且在案证据可证实上述毒资应属其他所谓同案犯所有,否则办案机关应依法予以退还;在他人住处查获涉案的现金物证,与被追诉人无关;办案机关在李四住处查获的249800元人民币、40080元港币已被一审判决认定属李四女友所有,与被追诉人无关;被追诉人存在中国农业银行某分行的涉案款项188119.67元款项,与涉案102公斤交易时间、口供所述的取得毒资时间不符,且有部分款项源自其女友的所汇,与涉案的102公斤无关。这进一步证明被追诉人是彻彻底底的无辜者、案外人,与在案发现场被扣押200万元款项,在住处被扣押约224万元款项陈六等人有本质的区别。

  在贩卖毒品罪案件中,除了上述的毒品实物、现金毒资、运毒车辆等物证外,还可能涉及用于夹藏毒品的机器、可用于称量重量的电子秤、被追诉人体液或血液、指纹、生物痕迹物证等各种各样的物证。在案物证,能否证明被追诉人涉案行为构成犯罪,只能根据在案物证的证明力大小,结合具体个案进行具体分析。

  其一,关键物证权属存疑,致使控方指控不成立。如:在涉案场所查获了制毒工具、涉案毒品,但在案证据不能证明毒品是否为被追诉人所制造的,不能认定构成制造毒品罪。

  实证案例,法院观点:虽然公安机关在抓获黄孝华时,在其家中查获了大量粉末状、晶体状、块状、片剂状等形状不同的物品及真空泵、搅拌机、电子称等物证,但检察机关所举证据不能证明黄孝华是如何制造毒品、哪些毒品是黄孝华制造的以及制造毒品的数量,现有证据不足以证明黄孝华制造毒品的事实。原判认定黄孝华犯非法持有毒品罪定性准确,检察机关的抗诉意见和支持抗诉意见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辩护人提出黄孝华犯制造毒品罪证据不充分的辩护意见成立,本院予以采纳。来源:(2017)鄂96刑终151号。

  其二,可根据侦查人员是否在毒品实物上提取到被追诉人的DNA 成分,来判断被追诉人涉案行为是否构成犯罪。

  我们正在办理的被追诉人涉嫌犯走私、贩卖毒品罪一案中,侦查人员在被追诉人张三的出租屋内查获4公斤,且在毒品外包装擦拭物上提取到张三的DNA成分。办案机关据此认定张三与此案有关,应是有理有据的;但单凭在案的毒品实物,无法认定到该涉案出租屋外鱼塘钓鱼的李四、王五等人与此案有关,更不能据此毒品实物推定李四、王五之间还可能存在其他涉嫌走私、贩卖毒品的犯罪行为。

  其三,可根据侦查人员在毒品实物上是否提取体液、血液或指纹等生物痕迹物证,来判断被追诉人涉案行为是否构成犯罪。

  侦查人员在张三租赁的出租屋内查获了毒品实物,但在毒品实物的内外包装物上没有提取到李四的指纹,仅仅是在出租屋内收集的饮料吸管上提取到李四的NDA成分。同时,侦查人员还在涉案出租屋内收集的铁丝网上提取李四的一枚指纹。对此,我们认为,上述饮料吸管物证、唯一的指纹物证只能证明李四有可能到过该出租屋,并不能据此认定李四接触过涉案毒品可疑物,或对涉案毒品可疑物进行了物理加工或化学加工,进而认定被追诉人实施了贩卖、制造毒品的犯罪行为。

  其四,可根据侦查人员收集的可用于称量重量的电子秤物证,来判断被追诉人涉案行为是否构成犯罪。

  侦查人员没有查获毒品,但查获可用于称量重量的电子秤。但在案的电子秤无法证明被追诉人称量的物品是否为毒品,也无法证明称量物品的的重量,更无法证明从下家查获的毒品是否来源于被追诉人。因此,此案不能单凭在案的电子秤物证,推定被追诉人涉案行为构成犯罪。

  我们将持续深耕毒辩领域,将提供更多毒辩常识供业界参考。你的关注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