鞠一躬道个歉盗窃案双方还是好朋友刑事和解后怎么处理

添加时间:2020-02-06 05:25 点击:

  “汪劲松故意伤害一案,汪劲松积极赔偿并获得被害人谅解,本院认为,汪劲松犯罪行为轻微,不需要判处刑罚,决定不起诉……”

  5月16日10时40分,湖南省长沙市岳麓区人民检察院,当检察官程丽娜宣读完不起诉决定书时,汪劲松激动地一大步迈到程丽娜跟前,双手紧握她的手反复说着感谢。

  类似的情景在岳麓区检察院已经上演了5年。该院副检察长卜雪凡告诉《法制日报》记者,岳麓区检察院将刑事和解与人民调解、人民监督员、纪检监察、量刑建议和社会矫正等工作对接,形成刑事和解“岳麓模式”,至今已促使刑事和解277件342人,不起诉处理107人,无一重新犯罪。

  “我犯了错,非常后悔,请你原谅我。”23岁的王萍向坐对面的张月兰鞠了个躬。因为信用卡透支,王萍盗窃了同事兼室友张月兰5000元现金;报案后,王萍因害怕投案自首。

  “我原谅你,希望你吸取这次教训,以后一定要遵纪守法。”张月兰说,并表达了希望对王萍从轻处理的意愿。

  看着这两人的背影,岳麓区检察院公诉科科长简绍恒深有感触地说道:“轻微刑事案件,不能一诉了之;对于一些初犯、偶犯,刑事和解不仅可以避免矛盾激化,还能让犯罪人员真诚悔过,倍加珍惜眼前的学业、工作和生活。”

  据了解,岳麓区高校集中,近年来在校学生和未成年人犯罪相对较多,为提升刑事和解效果,岳麓区检察院对不诉的未成年人和学生实施了专人包案、积极帮教的策略。制定了定期回访制度,及时帮助他们解决困难和进行心理疏导。

  近4年来,该院办理刑事和解不诉案件涉及未成年人和学生共计46人。其中,20多名学生不诉后学习认真,表现良好。

  “在检察官的帮助下,孩子明显比以前懂事多了,学习成绩也上来了。”在湖南师范大学上大二的一名学生的家长说,孩子“拿”了同学钱被发现,真害怕前程就此毁了,没想到国家政策这么好!

  “从小父母就教育我们,别人的东西不能拿。今天的调解,就是要帮助你勇敢的面对自己的错误,改过自新,以后做事三思而行……”坐在王萍身边进行谆谆教导的,是人民调解员李琛华。

  与很多地方检察官居中调解不同,岳麓区检察院内设人民调解室,刑事和解工作全部委托给人民调解员。这种检调对接机制建立于2008年。今年,区司法局还派李琛华专驻调解室工作。

  “以前我们也是检察官包揽刑事和解工作,但效果并不好。”简绍恒坦言,一方面,当事人对检察官的公正性有顾虑,特别是检察官与一方协商能否多付或少要些赔偿时,当事人会怀疑检察官偏袒对方;另外,检察官精力有限,对于一些较为复杂或赔偿数额争议较大的案件,没有时间反复去做调解工作。

  引入人民调解后,人民调解员用其丰富的调解经验,耐心细致地工作,促使更多案件达成和解协议,调解成功率由检察官主持时的60%左右提升到目前的90%左右。

  今年4月,在一起离婚孩子抚养纠纷中,双方发生肢体冲突,男方将女方姐姐打成轻伤。双方在人民调解室里争论了整整一天,李琛华始终心平气和地作调解,之后还多次到双方家中做工作。最终,双方达成和解协议,并对孩子的抚养问题达成共识。

  简绍恒告诉记者,刑事和解可以由检察院启动,也可以由当事人、人民调解员、律师等提起。现在,越来越多的当事人主动提出要求刑事和解,说明这项工作已经得到社会广泛认可并深入人心。

  “2011年,最高人民检察院出台了《关于当事人达成和解的轻微刑事案件的若干意见》,我们在此基础上对适用范围作了进一步探索,将一些在校学生抢劫案件进行了刑事和解,效果还不错。”在简绍恒看来,刑事和解扩大适用范围是趋势。

  为防止刑事和解工作中出现“人情案”、“关系案”、“金钱案”,岳麓区检察院积极发挥纪检监察职能作用,事前审查、事后回访,一旦发现检察人员有强制进行调解言行和违反办案纪律的行为,立即调查处理。

  岳麓区检察院还将人民监督员引入刑事和解,对拟作不诉处理的案件,在提交检察委员会讨论决定前,由案件承办人向人民监督员介绍案情、调解经过和协议内容,听取人民监督员意见,接受监督。

  每一例刑事和解案件,岳麓区检察院都作了独立的档案。翻开一本档案,记者看到,一名学生在思想汇报里这样写道:亲身经历让我体会到,司法是公平公正的,也是有人情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