介绍买卖毒品是违法犯罪行为对吗?

添加时间:2020-01-27 04:37 点击: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此行为在法律上没有明确规定,但明知他人贩卖毒品而为其居间介绍,其行为是帮助贩卖毒品,也应当以贩卖毒品罪共犯处。居间介绍买卖毒品,通常是指行为人为毒品交易双方提供交易信息、介绍交易对象、协调交易价格、数量,或者提供其他帮助,促成毒品交易的行为。

  具体包括,为贩毒者介绍联络购毒者的行为,为购毒者介绍联络贩毒者的行为,以及同时为毒品买卖双方牵线搭桥促成毒品交易的行为。在司法认定中需要注意的是,此类行为主要有以下几个特点:

  1、居间介绍者的犯罪地位特殊。在司法认定上,对居间介绍者通常按照毒品交易一方的共犯处理。但在实际的毒品交易过程中,居间介绍者与交易双方的地位均有差别,其既不是毒品交易的一方主体,也不是交易一方的代理人,而是处于中间人的地位,发挥着沟通媒介的作用。

  2、居间介绍买卖毒品的犯罪方式特定。居间介绍者有的仅帮助毒品交易双方牵线搭桥,有的帮助商谈价格、约定交易,还有的与买卖双方共同参与交易,但其实施的都是促成交易的帮助行为。也就是说,居间介绍者仅帮助他人买卖毒品,但其本人既不是毒品的所有者,也无意购买或者出售毒品,并没有买入或者售出毒品的行为。

  3、居间介绍买卖毒品不以牟利为要件。居间介绍者并不都从毒品交易中获利。从中获利的,其利润并非来自于低价买进、高价卖出的差价,而是来自于因为促成毒品交易而从买卖一方或者双方得到的酬劳。实践中,这种酬劳既可以表现为因为促成一笔交易而获得一定报酬,也可以表现为每帮助买入或者卖出一克毒品而获得多少报酬。

  藤县法院对介绍买毒品的被告人何孔东和贩卖毒品的被告人甘汉健作出一审判决,二被告人犯贩卖毒品罪,甘汉健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一万元;何孔东被判处有期徒刑九年九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千元。

  法院经审理后查明,2014年9月24日19时许,邓某通过电话联系被告人何孔东表示要购买15克(俗称“白粉”)。何孔东自己没有15克毒品出售,便通过电话联系被告人甘汉健,甘汉健告知何孔东其有15克出售,价格是每克340元。

  何孔东将上述结果转告邓某后,双方达成交易协议,并约定在藤县县城“七零”酒吧附近交易。当天21时许,邓某去到藤县县城“七零”酒吧附近与在那等候的何孔东和甘汉健会面,并看了甘汉健带来的毒品,因邓某携带的现金不足,双方约定待邓某取钱后再进行交易。

  当天22时许,何孔东、甘汉健和邓某在藤县藤州镇东山路“好爽冰城”门口附近准备进行毒品交易时被民警发现并抓获。

  法院认为,被告人甘汉健违反国家对毒品的管理法规,明知是毒品而向他人贩卖,被告人何孔东明知甘汉健贩卖毒品,仍居间为甘汉健介绍购买毒品的人员,并协助甘汉健贩卖毒品,二被告人的行为构成贩卖毒品罪。

  被告人甘汉健贩卖毒品甲基苯丙胺49.4克、贩卖毒品16.3克,数量大;被告人何孔东贩卖毒品15.9克、甲基苯丙胺2.7克,数量较大。法院遂作出上述判决。

  知道合伙人教育行家采纳数:502获赞数:3565中国工业工程学会(香港)/高级研究员 从事IE技术与管理相关工作15年, 熟悉IT产业链的运作流程与

  展开全部对于介绍买卖毒品的行为如何定性,立法上没有明确规定,实践中的做法也各不相同。涉及到介绍买卖毒品行为定性的司法解释和规范性文件有两项:其一是1994年12月30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禁毒的决定〉的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解释》)中规定“居间介绍买卖的,无论是否获利,均以贩卖毒品罪的共犯论处”;其二是2000年4月4日《全国法院审理毒品犯罪案件工作座谈会纪要》(以下简称《纪要》)规定“有证据证明行为人不以营利为目的,为他人代为购买仅用于吸食的毒品,毒品数量超过刑法第三百四十八条规定数量最低标准,构成犯罪的,托购者、代购者均构成非法持有毒品罪”。但是,实践中介绍买卖毒品行为的复杂性远远超出了上述解释和文件所能涵盖的范围。笔者认为,对于介绍买卖毒品的行为,要以毒品犯罪的本质特征为根本标准,区分情况,不能一概而论。

  1.为卖毒者介绍买家。对于这种行为,无论是否具有营利目的,均构成贩卖毒品罪的共犯。有人认为,介绍贩卖毒品罪必须具有营利或牟利目的。这种观点是对贩卖毒品罪构成要件的误解。

  其一,根据刑法第三百四十七条的规定,贩卖毒品罪并不需要营利目的,贩卖包括有偿转让或者以贩卖为目的而非法收购,尽管通常情况下,贩卖都具有营利的目的,但是并非全部如此。实践中也可能存在不具有营利目的的贩毒行为。比如,某甲为了吸食毒品而买进大量毒品,后来由于某种原因戒毒,因此以远远低于购买时的价格卖给他人,这种情况下很难说行为人具有营利目的。

  其二,从共同犯罪的理论看,行为人明知他人贩卖毒品,而帮助其介绍买家,实际上是为卖毒者提供帮助,促使卖毒者的犯罪行为得以成功,这与为盗窃者望风的行为在性质上没有差别,根据共同犯罪理论,显然属于帮助犯。

  一是在不明知买主是为了贩卖而购买,且行为人不具有营利或从中谋取利益的目的,则不构成贩卖毒品罪。当然,可能构成非法持有毒品罪。比如,前述《纪要》中的“有证据证明行为人不以营利为目的,为他人代为购买仅用于吸食的毒品,数量达到法定标准的,受托者构成非法持有毒品罪”。这是因为,贩卖的内容之一是为了贩卖而购买,单纯购买毒品而无法证实是为了贩卖的行为,不符合贩卖毒品罪的犯罪构成。买主既然不构成贩卖毒品罪,帮助买主联系卖家的人当然不构成买主的帮助犯。也许会有人认为,这种情况下,介绍者在客观上帮助了卖家,构成卖家的帮助犯。笔者认为,这种观点不能成立。因为,一方面介绍者与卖家并没有通谋,很难说具有共同犯罪故意;另一方面,刑法具有谦抑性,不能认为只要在客观上起到了帮助作用的人,均构成帮助犯。例如,提供照片和身份信息给造假证者而购买假证的人,不构成制造、贩卖国家机关证件罪的帮助犯。

  二是虽然不明知买主是为了贩卖而购买,但是具有营利或牟取利益的目的而介绍或帮助购买的,则独立构成贩卖毒品罪。这是因为行为人以营利或牟利为目的而实施介绍或帮助购买的行为,相当于购买后再卖给买主,从中渔利,是一种间接贩卖行为。

  三是明知买主是为了贩卖而购买,无论是否具有营利或牟利目的,均构成贩卖毒品罪的共犯。这是因为,为了贩卖而购买毒品的行为本身就是贩卖毒品罪的表现形式之一,行为人明知他人贩卖毒品而介绍卖家,显然属于帮助犯。

  3.为买卖双方牵线搭桥,居中撮合。这种情形下,介绍者相当于中介方,明知双方进行毒品交易,而提供帮助。提供帮助的方式多种多样,有的是牵线搭桥,有的是提供场所,有的是买卖双方并不见面而是由中间人转交毒品和毒资;有的甚至是以不作为的方式默许买卖双方在其家中交易毒品等等。不论形式如何,也不论介绍人有没有牟利的目的,更不管行为人是否实际获利,都应当以贩卖毒品罪处罚。前述1994年12月30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禁毒的决定〉的若干问题的解释》中规定“居间介绍买卖的,无论是否获利,均以贩卖毒品罪的共犯论处”,正是指这种情况。

  展开全部此行为在法律上没有明确规定,但明知他人贩卖毒品而为其居间介绍,其行为是帮助贩卖毒品,也应当以贩卖毒品罪共犯处。居间介绍买卖毒品,通常是指行为人为毒品交易双方提供交易信息、介绍交易对象、协调交易价格、数量,或者提供其他帮助,促成毒品交易的行为。

  具体包括,为贩毒者介绍联络购毒者的行为,为购毒者介绍联络贩毒者的行为,以及同时为毒品买卖双方牵线搭桥促成毒品交易的行为。在司法认定中需要注意的是,此类行为主要有以下几个特点:

  1、居间介绍者的犯罪地位特殊。在司法认定上,对居间介绍者通常按照毒品交易一方的共犯处理。但在实际的毒品交易过程中,居间介绍者与交易双方的地位均有差别,其既不是毒品交易的一方主体,也不是交易一方的代理人,而是处于中间人的地位,发挥着沟通媒介的作用。

  2、居间介绍买卖毒品的犯罪方式特定。居间介绍者有的仅帮助毒品交易双方牵线搭桥,有的帮助商谈价格、约定交易,还有的与买卖双方共同参与交易,但其实施的都是促成交易的帮助行为。也就是说,居间介绍者仅帮助他人买卖毒品,但其本人既不是毒品的所有者,也无意购买或者出售毒品,并没有买入或者售出毒品的行为。

  3、居间介绍买卖毒品不以牟利为要件。居间介绍者并不都从毒品交易中获利。从中获利的,其利润并非来自于低价买进、高价卖出的差价,而是来自于因为促成毒品交易而从买卖一方或者双方得到的酬劳。实践中,这种酬劳既可以表现为因为促成一笔交易而获得一定报酬,也可以表现为每帮助买入或者卖出一克毒品而获得多少报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