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法案例

添加时间:2020-01-19 19:46 点击:

  1999年3月份,李某与同在浦江县五环运动衫厂做工的女青年项某相恋并致其怀孕。同年6月,李某向项某提出分手并要其做流产,项不同意。此后,项某多次找到李某表示希望和好,而李某则不...

  1999年3月份,李某与同在浦江县五环运动衫厂做工的女青年项某相恋并致其怀孕。同年6月,李某向项某提出分手并要其做流产,项不同意。此后,项某多次找到李某表示希望和好,而李某则不愿与其见面。项某为此两次欲从六楼跳楼自杀,后被李某及其舅舅劝阻。同年9月5日12时30分,李某回到其所在运动衫厂五楼的工作间兼单身宿舍时,见项某坐在沙发上,手上拿着一只黑色塑料袋,袋口露出一只纯净水的瓶颈。因李某不理睬项某而发生争吵,李某因项大声喊骂怕被人听见遂用打火机朝项扔过去,项某则用背包打李某,过后项某拿着纯净水瓶到走廊上,李某听见其将瓶子扔到水池里的声音,后项回到房内背靠沙发坐在地上,十几分钟后李某见项某仍原样坐着,歪着头定定地注视着墙壁,嘴角有鼻涕样的东西。此时,李某见同厂女工赵某上楼,因怕其看见项某在房内即把门掩上。待赵某下楼后李某又关上房门到二楼车间拿衣料,回来后见项某仍同样姿势坐着,即怀疑项某喝了农药或其他毒物。随后,李某将房门锁上下楼打电话叫来其朋友楼某,因楼某的摩托车无汽油,两人遂先到加油站加油。期间,李某将项某可能吃过什么东西,嘴角有唾沫的事告诉楼某,两人回到宿舍因李某未将钥匙带出而到其在二楼车间干活的妹妹那里拿来钥匙,因该把钥匙打不开门,两人从气窗探望时发现项还是原样坐着,嘴角有白色泡沫,李某即与楼某又到李某的朋友谢某家对其讲了项的情况,后两人返回厂得知项某已被他人送往医院抢救。当晚9时许,项某因抢救无效死亡。

  刘某与孙某系邻居,两家素有过节儿。2003年5月28日,因孙家在院内所晒衣服丢失,孙某的妻子在当院叫骂,两家群斗被同院邻居劝开,各有所伤,后经公安派出所处理,孙家赔偿刘家医疗费120元。同年6月7日,孙某在街上碰到刘某,就指着刘某骂,二人对骂几句后,孙某拾起地上的一根棍棒就打,在躲避中,刘某跑到公路中央,此时恰有一辆出租汽车经过,将刘某撞成重伤。

  对于本案当中,孙某的行为是否构成故意伤害罪,存在两种截然不同的意见:第一种意见认为,孙某的行为不构成故意伤害罪。理由是:刘某的重伤是由于碰巧过来的出租汽车撞击而致,并非孙某的棍棒打击所造成的,孙某的追打行为与刘某重伤的结果之间没有必然的因果关系。因此,孙某的行为不构成故意伤害罪。第二种意见认为,孙某的行为构成故意伤害罪。正是由于孙某的追打行为才导致刘某被出租汽车撞伤的结果,孙某的行为与刘某重伤的结果之间是一种偶然因果关系,而偶然因果关系在一定条件下也可以成为承担刑事责任的依据。孙某有伤害的故意和行为,又出现了伤害结果,应当以故意伤害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上述哪一种意见是正确的?孙某的行为是否构成犯罪?应当如何处理?展开我来答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