诉司法局不履行提请撤销缓刑职责 法院:不属于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缓

添加时间:2019-12-20 19:36 点击:

  上诉人(原审原告)李某某,男,1954年1月20日出生,汉族,农民,住金乡县。

  上诉人(原审原告)覃某某,女,1967年3月30日出生,壮族,农民,住址同上。

  二上诉人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李某某(系二上诉人之女),女,1988年12月25日出生,汉族,住址同上。

  上诉人李某某、覃某某因与被上诉人金乡县司法局不履行提出撤销缓刑建议法定职责一案,不服山东省金乡县人民法院(2018)鲁0828行初30号行政裁定,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六条之规定,对本案进行了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认定,2014年6月17日,第三人李某珠因犯交通肇事罪被金乡县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社区矫正日期是2014年6月28日至2017年6月27日。2014年6月28日,第三人李某珠到胡集司法所报到接受社区矫正管理,2017年6月27日其矫正期满,解除矫正。

  2016年10月15日,第三人李某珠和其堂兄李某彬酒后到李某某家中闹事并将李某某推倒,金乡县公安局于2016年10月22日以金公(胡)行罚决字[2016]10452号行政处罚决定书对第三人李某珠治安拘留7天、罚款500元。第三人李某珠于2016年10月16日到2016年10月23日在金乡县看守所执行拘留。李某某认为公安机关对第三人李某珠的治安处罚过轻,遂提出行政复议。2017年1月10日,金乡县人民政府作出复议决定,维持原行政行为。

  原告李某某、覃某某不服,又向嘉祥县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嘉祥县人民法院撤销了金乡县人民政府作出的行政复议决定,变更金乡县公安局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将原来的行政拘留7日、罚款500元的处罚变更为行政拘留10日、罚款500元的处罚。原告李某某立、覃某某对嘉祥县人民法院作出的判决不服,又上诉至山东省济宁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年7月25日,山东省济宁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的终审判决。第三人李某珠又于2017年5月16日至2017年5月19日在金乡县拘留所执行拘留3天。

  原审法院认为,社区矫正是指将符合法定条件的罪犯置于社区内,由专门的国家机关在有关部门、社会组织和志愿者的协助下,在判决、裁定或决定确定的期限内,矫正其犯罪心理和行为恶习的非监禁刑罚执行活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正案(八)》第十三条、第十四条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八条,对非监禁罪犯的社区矫正范围、执行机关都作了原则性规定,进行了明确授权。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联合制定的《社区矫正实施办法》第二条进一步明确规定,由司法行政机关负责指导管理、组织实施社区矫正工作。依据《社区矫正实施办法》第二十五条,对符合条件的社区矫正人员,由居住地同级司法行政机关向原裁判人民法院提出撤销缓刑建议,是司法行政机关在社区矫正工作中的一项重要法定职责。社区矫正是刑罚执行活动,是刑事诉讼的重要组成部分。根据我国的现行司法体制,刑事侦查、社区矫正等行为被视为司法行为,在习惯上不作为一般行政行为对待。

  综上,由居住地同级司法行政机关向原裁判人民法院提出撤销缓刑建议是刑事司法行为,不是行政行为。本案中,原告李某某、覃某某诉请的标的不是行政行为,不属于人民法院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被告对原告李某某、覃某某的诉请亦不认可。故,本案原告起诉不符合起诉条件,应驳回起诉。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四十九条第(四)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第六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三款之规定,裁定:驳回原告李某某、覃某某的起诉。

  一、被上诉人在得知原审第三人李某珠违法事实后,对第三人缓刑事项处理的主要依据是《社区矫正实施办法》第二十五条第三项,而应当依据《社区矫正实施办法》第二十五条第五项对第三人提请撤销缓刑建议。

  二、被上诉人在答复意见中称:原审第三人于2016年10月16日到2016年10月23日自觉接受治安处罚,反省错误,积极改正。但原审第三人事实上的执行期限为2016年10月22日到2016年10月29日,且原审第三人受到行政处罚及民事赔偿,并不是自觉服法,是在上诉人艰难的维权下畏罪服法,态度恶劣,毫无悔意。故,被上诉人存在严重的渎职行为与行政不作为,使第三人逃避了应有的收监处罚,本案应开庭审理。原审法院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四十九条第四项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第六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裁决本案不属于行政诉讼受理的范围错误。

  上诉人认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第一条第一款、第二款的规定,被上诉人的行政不作为、包庇第三人逃避刑事责任的行为符合上述法律规定,应属于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综上,原审法院法律适用错误,请求二审法院:

  各方当事人原审中提交的证据和依据已随原审法院卷宗移交至本院。二审审理中,上诉人向本院提交(2018)鲁08民终2868号民事判决书一份及光盘一张。本院认为,上诉人在二审中提交的民事判决书不属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五十二条规定的“新的证据”,本院不予接纳;上诉人提交的录音未经合法手段取得,且不能证明上诉人关于原审程序违法的主张,本院不予采信。

  一、本案是否属于人民法院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第一条第二款规定,公安、国家安全等机关依照刑事诉讼法的明确授权实施的行为不属于人民法院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八条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正案(八)》第十三条、第十四条对非监禁罪犯的社区矫正范围、执行机关都作了原则性规定,进行了明确授权。故,社区矫正是刑事诉讼的组成部分。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联合制定的《社区矫正实施办法》第二条进一步明确规定,由司法行政机关负责指导管理、组织实施社区矫正工作。《社区矫正实施办法》第二十五条规定,对符合条件的社区矫正人员,由居住地同级司法行政机关向原裁判人民法院提出撤销缓刑建议。故,提出撤销缓刑建议是司法行政机关在社区矫正工作中的一项法定授权行为,属于司法行政机关依照刑事诉讼法的授权实施的行为。一审法院认定该行为不属于人民法院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并无不当。

  二、一审法院审理程序是否违法。《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第六十九条第三款规定,人民法院经过阅卷、调查或者询问当事人,认为不需要开庭审理的,可以径行裁定驳回起诉。

  本案中,一审法院经审查认定上诉人提起的本案诉讼不属于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故未进行开庭审理径行裁定驳回起诉并无不当。《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七条仅规定人民法院应当在收到答辩状之日起五日内,将答辩状副本发送原告,并未规定人民法院需要发送被告提交证据的副本,故一审法院未向上诉人送达被告提交的证据并无不当。上诉人关于一审审理程序违法的主张,本院不予支持。因本案并未进入实体审理,故上诉人所提出的案件实体处理方面的上诉意见,本院不予审查。

  综上,上诉人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一)项之规定,裁定如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