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贪污受贿罪辩护律师事务所

添加时间:2020-01-12 19:24 点击:

  天津贪污受贿罪辩护律师事务所。王一涵律师,政协委员,***职务犯罪,贪污受贿,经济犯罪,合同诈骗,税务犯罪等扰乱社会秩序犯罪的刑事辩护!死刑到重生,有罪变无罪,重罪转轻罪,胜诉率高。构成贪污罪应具备以下条件: 1、犯罪主体必须是国家工作人员。即国家机关中从事公务的人员,在国家权力机关、行政机关、司法机关以及军事机关中行使一定职权、履行一定职务的人员。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人民团体中从事公务的人员和国家机关、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委派到非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社会团体从事公务的人员,以及其他依照法律从事公务的人员,以国家工作人员论。 2、侵犯的是公共财物,所谓公共财产是指国有财产、劳动群众集体所有的财产和用于扶贫和其他公益事业的社会捐助或者专项基金的财产。 3、主观方***有犯罪的故意。 4、行为上主要表现为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侵吞、窃取、骗取或者以其他手段非法占有公共财物的行为。

  【经典案例分析】刑辩律师就被告人涉嫌互联网经济诈骗,二审成功辩护四年有期徒刑改判缓刑! 案情简介:被告人周某在携程网上设置假冒的客服链接,假冒该网站的客服人员,在被害人林某在网站上购买机票,办理机票改签退款过程中,通过手机、QQ与被害人联系,诱使被害人林某先后两次从其卡号为×××812的中国建设***中转账人民币100000元、30000元至户名为叶某某(卡号×××812)的中国建设银行账户中,并通过他人取现等方式将该款据为己有。其间,被告人周某为顺利转账,还向被害人林某的上述中国建设***转入人民币500元。一审法院判处被告人周某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千元。 辩护人意见:辩护人认为被告人周某到案后,能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并悉数退赔被害人经济损失,且得到被害人谅解,故应对被告人周某从轻惩处。且被告人周某仅实施一起诈骗行为,已全额退赃并取得被害人的谅解,且归案后认罪、悔罪,请求对周某适用缓刑。 判决结果:法院采纳了辩护人意见依法作出判决,被告人周某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两年三个月,缓刑三年。

  【贪污受贿罪经典案例分析】刑事律师就被告人涉嫌贪污罪辩护,zui终免于刑事处罚! 案情简介:某县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金某系某财政局工作人员,利用其管理的财政收支系统的职务便利,于年底的财政收支系统的录入和年底审核中,以虚增开支项目/虚报开支数额的方式,骗取国家财政支出款项54357.89元,其中37550元用于个人投资的理财项目,2016年年底,金某归还部分钱款,总计骗取国家财政支出款共计50000元。另,金某给了原某县***常某15000元,金某于2017年4月因涉嫌贪污被监察委员会采取留置措施,同年6月某县检察院以涉嫌贪污决定取保候审,同年7月被法院以涉嫌贪污重新取保候审。 辩护人意见:辩护人认为,被告人是在常某同意下,才有了骗取国家财政支出款项的犯罪动机,被告人金某犯罪的主观恶意不大,主动交代犯罪事实,配合监察机关调查案件,被告人有部分犯罪中止,有部分犯罪未遂,且被告人家属已退赔赃款,被告人当庭自愿认罪,有悔罪表现,应当从轻处罚。被告人社会危害性小,建议法庭对被告人免予刑事处罚。 判决结果:法院zui终采纳了辩护人的意见,判决被告人金某犯贪污罪,判处免予刑事处罚。

  【贪污受贿罪经典案例分析】著、名刑事律师为涉嫌行贿罪、面临5年有期徒刑的被告人辩护,终判缓刑两年! 案情简介:某建筑公司于2012年12月,通过招投标程序,承建了某科研楼的主体工程。被告人范某为承包方负责人,发包方由本案另一被告人曾某负责管理。期间,范某多次向曾某提出请求,欲承建该项目的附属工程。2013年年底,被告人曾某未经招投标程序,便将该附属工程交予原某建筑公司承建,公司又将工程承包给范某项目部。为表示感谢及获得更多帮助,2014年至2016年,被告人范某多次通过曾某儿子的***账户,给曾某汇款总计170万余元。如构成行贿罪,则将被判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 辩护人意见:辩护人认为,起诉书中指控的部分事实不清。在曾某退休后给付的情况不应计入行贿额。本案系单位犯罪且不符合行贿罪法定特征,定罪值得商榷。本案系单位内设机构、部门实施的,如果构成犯罪应当认定为单位犯罪。被告人范某作为单位犯罪的主管人员和责任人员,其本身具有自首、被追诉前主动交代行贿行为、积极认罪悔罪、主观恶性和人身危险性较小等诸多法定、酌定的从轻处罚之情节。 判决结果:一审法院在充分考虑辩护人意见的基础上,做出对被告人范某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缓刑二年的判决。

  【贪污受贿罪经典案例分析】刑事案件律师就被告人涉嫌受贿罪辩护,zui终免于刑事处罚! 案情简介:某市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王某,在任某县科技局副局长期间,利用职务便利,为某创新科技有限公司在某科研项目的平台及资金链上提供帮助,于2014年中秋节和春节,收受某创新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刘某某之妻张某给予的贿赂人民币2.5万元。被告人王某于2015年底,收受某创新科技有限公司执行董事冯某给予的贿赂人民币3万元。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王某的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八十五条第1款、第三百八十六条、第三百八十三条之规定构成受贿罪。 辩护人意见:辩护人认为,王某虽然收受了冯某给予的3万元款项,但其未为创新科技有限公司谋取利益,且收款后多次联系冯某要求退还,案发前也已经退还,被告人王某主观上没有非法占有的目的,不应计算为犯罪数额。被告人王某归案后能如实供述其收受贿赂的犯罪事实,且积极退赃,可对其从轻处罚。其犯罪情节轻微不需要判处刑罚。 判决结果:法院采纳了辩护人意见,zui终判决被告人王某犯受贿罪,免予刑事处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