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刑事和解”的一点小牢骚

添加时间:2019-12-30 20:59 点击:

  这几天,河南平顶山鲁山县又火了一把,一名16岁的初中生涉嫌强暴一名未成年少女,在检察院的介入下,双方进行了刑事和解,双方冰释前嫌,嫌疑人获得保释,回到学校正常上课。

  事情在网上闹得沸沸扬扬,刑事案件怎么可能和解呢?强奸案罪犯怎么能保释呢?律师们也趁此机会好好进行了一番普法:刑事案件也是可以和解的,保释也不代表罪犯就逍遥法外了,问题在于检察院的介入和强奸案是否适用刑事和解。在这里,给法律工作者们点个赞。

  我只是一介法盲,对于“刑事和解”也比较困惑。本着“不会就百度”的精神,我也在网上找了一篇文章,名叫《国外刑事和解制度的理论与实践》,这才大致了解了刑事和解是怎么回事。

  “刑事和解”属于恢复性司法的一种。恢复性司法实施的目的在于“恢复”或“修复”,即尽可能使受到犯罪伤害的各方当事者,包括社区,都恢复到犯罪前的状态;在原则上,纠纷解决应以被害人、罪犯为中心,而不是以国家公权力为中心。西方刑事和解由调解员主持,调解员通常由国家或地方政府设立的专门机构中的调解人员担任,也可以由律师担任。

  1 启动程序。程序的启动由被害人与罪犯自愿提出,双方需提交愿意进行调解的陈述。在其他国家,法院和律师也可以提出调解建议。

  2 调解员对案件本身和被害人、罪犯的状况进行评估,以确定是否适宜进行调解和对线 调解员对支持被害人的群体进行指导,避免被害人的情绪受到亲朋好友的干扰。

  首先是公权力的介入。刑事和解是要撇开公权力,但是鲁山一案中,公权力主导了和解。

  经过心理咨询师李某的耐心细致的疏导,被害人小花逐渐走出了心理阴影,她的高中班主任钱某也反应说小花目前的状态平稳,

  ,从原来的不愿意接受办案机关询问、拒绝回答问题,到告诉检察官韩昊说:“我想让小赵当面向我道歉。”

  女性被强奸后会经历较长时间的痛苦期,屈辱、愤怒、恐惧感甚至会影响一辈子,这是经过科学研究后得到的结果。不得不说我国工作人员的效率可线月份,短短两个月的时间,就能解开被害人的心结,一举解决了世界难题。(“成绩也比较稳定”,我真不知道这句话该怎么吐槽。)

  上世纪70年代初,北美国家开始进行恢复性司法的理论研究以及刑事和解的实践探索。我国司法界自然也不能置身事外,将这种理论引进国内,不过在引进过程中,掺杂了点佐料。

  根据“老外有,咱们也得有,还得出现得早得多”的优良传统,刑事和解来到我国后自然免不了“认祖归宗”的命运。

  有学者认为刑事和解最早产生于我国。樊崇义教授认为,“中国博大精深的和合思想就蕴含着和谐司法的理念,这种理念较之恢复性司法理念,在内涵上更加全面和科学。”

  “刑事和解”作为替代性纠纷解决机制,它由妥协至和谐,以悔悟求宽恕,承继久远习俗、汇聚东方智慧;作为合意型纠纷解决机制,它消弭对立构建和谐,关注预防强化恢复,融贯了“和合”文化,折射出了宝贵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价值。

  “和为贵”,天下天平嘛,不错,这很好。然而儒家思想,大都只是向内的自省,拿来修身很好,但是不能拿来律人。一定程度上,“和”代表利益遭受侵害,人可以要求自己在吃亏的时候忍让,但是不能这么要求别人忍让,这是道德婊。拿它来当司法程序的准则,对于维稳是极好的,也为公权力介入刑事和解提供的理论依据,然而却与法治社会格格不入,这样的“中国化”恐怕还有待商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