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某某、张某某组织卖淫等刑事判决书

添加时间:2020-02-11 20:29 点击:

  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审理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指控原审被告人刘春洋、张芳菁犯组织卖淫罪,原审被告人范少峰、范培祥、冯军犯协助组织卖淫罪一案,于二ООО年六月九日作出(1999)二中刑初字第1715号刑事判决。原审被告人张芳菁、范培祥、冯军不服,分别提出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经过阅卷,讯问上诉人张芳菁、范培祥、冯军和原审被告人刘春洋、范少峰,听取上诉人张芳菁的辩护人唐鹏、刘志强,上诉人冯军的辩护人白文泗,原审被告人刘春洋的指定辩护人任新民的辩护意见,认为本案事实清楚,决定不开庭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刑事判决认定:被告人刘春洋以非法牟利为目的,于1999年3月至6月间,租赁本市朝阳区北辰花园别墅7号院设立卖淫场所,先后招聘被告人张芳菁、范少峰、范培祥、冯军为领班、司机、服务员。此间,刘春洋伙同张芳菁招募10余名卖淫女青年和联系嫖娼人员数十人,在该场所进行卖淫嫖娼活动数百次,从中获取暴利。刘春洋、张芳菁负责对卖淫人员的管理和卖淫嫖娼的定价、记帐、收费,被告人范少峰负责开车接送卖淫女青年和嫖娼人员出入卖淫场所,被告人范培祥、冯军负责发送避孕套等性服务工具及打扫卖淫场所的卫生。经群众举报,五被告人被先后抓获归案。原判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证人裴祝荣、张凌志、张洪涛、张爱萍、田泓、刘春萍、张晓海、刘波、王晖、李红燕等的证言,犯罪嫌疑人齐建明的供述及物证、书证等。根据以上事实及证据,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刘春洋设置固定的卖淫场所并伙同被告人张芳菁招募、雇佣、容留、控制多人从事卖淫嫖娼活动并从中获取暴利的行为,严重侵犯了社会治安管理秩序,毒化了社会风气,二被告人均已构成组织卖淫罪,且犯罪情节特别严重,应依法从严惩处。被告人范少峰、范培祥、冯军积极协助刘春洋、张芳菁实施组织他人卖淫的活动,其行为均已构成协助组织卖淫罪,犯罪情节严重,依法亦应惩处。故认定被告人刘春洋犯组织卖淫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没收个人全部财产;被告人张芳菁犯组织卖淫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没收个人全部财产;被告人范少峰犯协助组织卖淫罪,判处有期徒刑九年,剥夺政治权利二年,罚金人民币五万元;被告人范培祥犯协助组织卖淫罪,判处有期徒刑九年,剥夺政治权利二年,罚金人民币五万元;被告人冯军犯协助组织卖淫罪,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剥夺政治权利一年,罚金人民币四万元;随案移送的款物予以没收。张芳菁上诉提出:原判量刑过重。张芳菁的辩护人的辩护意见:原判定性不准,应认定张芳菁犯协助组织卖淫罪。范培祥上诉提出:其不是积极协助组织卖淫,原判量刑过重。冯军上诉提出:其没有积极协助组织卖淫,原判量刑过重。冯军的辩护人的辩护意见:冯军协助组织卖淫情节一般,原判量刑过重。刘春洋的辩护人的辩护意见:刘春洋的犯罪情节严重,不属于情节特别严重;原判量刑过重。经审理查明:原审被告人刘春洋于1999年3月至6月间,租赁本市朝阳区北辰花园7号别墅设立卖淫嫖娼场所,先后招聘上诉人张芳菁为领班,原审被告人范少峰为司机,上诉人范培祥、冯军为服务员。期间,刘春洋伙同张芳菁招募10余名卖淫女青年和联系数十名嫖娼人员,在该场所进行的卖淫嫖娼活动数百次。刘春洋及张芳菁负责定价、收费、记帐和对卖淫女青年进行管理;刘春洋还先后租赁富康牌轿车、长安牌面包车各一辆,由范少峰负责驾车接送卖淫女青年及嫖娼人员,范培祥、冯军负责发送避孕工具及打扫卖淫场所卫生。后被群众举报,刘春洋等五人先后被抓获归案。上述事实,有下列证据证明:1、证人裴祝荣、张凌志等40余人证实:自1999年3月至6月间,曾先后多次与刘春洋、张芳菁电线号别墅进行嫖娼活动,分别由刘春洋、张芳菁安排卖淫女青年,范少峰开车到别墅门口接人,范培祥、冯军向房间送避孕工具。2、证人张爱萍、田泓等10余人证实:自1999年3月至6月2日,受刘春洋、张芳菁招聘,在北辰花园7号别墅由刘春洋、张芳菁安排多次向嫖客卖淫。范少峰开车接送出入别墅,由刘春洋、张芳菁给她们开会、订规矩、记帐、收费;范培祥、冯军发送安全套等工具。3、证人张晓海、刘波、王长青的证言、租赁合同等书证证实刘春洋租赁北辰花园7号别墅的事实。4、证人胡庆彬、孙军证实:北辰花园7号别墅租给刘春洋后,晚上出入7号别墅的人很多,大部分乘坐高级轿车。5、证人王美秋、张仲来的证言、租赁合同等书证证实刘春洋等人租用北方车辆租赁部汽车的事实。6、证人王晖证实:1999年3月,开车送刘春洋、张晓海去工商行阜城门储蓄所取钱,印证了刘春洋出资租赁北辰花园7号别墅的事实。7、证人李红燕证实:范少峰、刘春洋送来支票10张左右,每次都是齐建明打来电话后送来。齐建明曾让其从齐的活期存折内取走8000余元现金给范少峰。8、犯罪嫌疑人齐建明证实:其曾多次将刘春洋的支票提取现金,达人民币5万余元。9、从北辰花园7号别墅内起获了避孕工具印证了刘春洋等人组织卖淫的事实。10、起获现金帐页2张证实:1999年5月30日、31日两天接待嫖娼人员80人,收入人民币10万余元。11、起获的专用发票、活页帐本、支票复印件等书证,印证了刘春洋等人组织卖淫的事实。12、刘春洋、张芳菁、范少峰、范培祥、冯军供述作案的时间、地点、情节等与上述证据相符。上述事实,经原审人民法院庭审质证属实,本院经审核予以确认。经查,卖淫女青年、嫖娼人员的证言及刘春洋的供述均能证实张芳菁与刘春洋招募卖淫女青年、联系嫖娼人员,负责对卖淫嫖娼记帐、收费,并对卖淫女青年进行管理,张芳菁的行为已构成组织卖淫罪。范培祥、冯军在刘春洋、张芳菁组织卖淫嫖娼的活动中负责发送避孕工具、打扫卖淫场所卫生,范培祥还驾车接送过卖淫女青年和嫖娼人员,范培祥、冯军积极协助刘春洋、张芳菁组织卖淫的事实,均有证人证言及同案人的供述证实,其本人亦曾供述,范培祥、冯军的行为均已构成协助组织卖淫罪。本院认为,原审被告人刘春洋以非法牟利为目的,设置固定的卖淫场所,并伙同上诉人张芳菁招募、雇佣、容留、控制多人从事卖淫嫖娼活动,严重侵犯了社会治安管理秩序,毒化了社会风气,其行为均已构成组织卖淫罪;犯罪情节特别严重,依法应予惩处。上诉人范培祥、冯军、原审被告人范少峰积极协助刘春洋、张芳菁实施组织他人卖淫的活动,其行为均已构成协助组织卖淫罪;情节严重,依法应予惩处。张芳菁、范培祥、冯军所提上诉理由,均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不能成立,应予驳回。刘春洋、张芳菁、冯军的辩护人的辩护意见,亦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均不予采纳。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根据刘春洋、张芳菁、范少峰、范培祥、冯军犯罪的事实、犯罪的性质、情节及对于社会的危害程度所作的判决,定罪及适用法律正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应予维持。据此,本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八十九条第(一)项的规定,裁定如下:驳回张芳菁、范培祥、冯军的上诉,维持原判。本裁定为终审裁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一条之规定,本裁定即为核准以组织卖淫罪判处被告人刘春洋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没收个人全部财产的刑事裁定。